分节阅读_24

当帝王穿成流氓 作者:石头与水

分节阅读_24

      余同握着小鱼的手开门,再关门,反锁,将钥匙放到小鱼的包包里,一道走去站台等车。
    余同神态自若,小鱼顶着张大红脸,他还是不大习惯。
    早上公交车最忙,以往小鱼都要拿出玩命儿的精神才挤得上去,这次余同抢先将小鱼护在怀里,他个子高,背也宽阔,挡住其他人,先将小鱼送上去,自己再跟着挤上车。
    即便上了车,余同也是一手抓着头顶的横杠,一手揽着小鱼的腰。
    这种被呵护的感觉让小鱼脑袋有些发晕,他脸上的红晕稍稍褪了些,就两只耳朵还跟火烤的一般,竟然连公交车报站都没听到。
    还是余同提醒,小鱼忙跟着余同下车。在站台上跺跺脚,搓搓脸颊,小鱼问,“不红了吧?”
    “嗯,好多了。”余同笑,“我家宝贝还挺容易害羞的。”
    “唉呀,在公司你可别叫我那俩字,肉麻死了,给人听到,我面子都没了。”小鱼任余同牵着手,大惊小怪的叮嘱。
    “知道,在公司叫你名子,说好几遍了。”余同心情好,脾气更好,因为还要走一段路才到公司,从包里拿出遮阳伞撑在小鱼头顶,柔声道,“我晒晒没什么,可不能把我家宝贝晒黑哪。”
    小鱼又是一身鸡皮疙瘩,揉着手臂,小鱼实在受不了了,问道,“爸,你现在说话好怪。”
    “我看电视上人们都这样说。”余同笑,“我也喜欢这样说话,对待喜欢的人,就要把关心爱护说出来。”
    “你还是像以前一样好了,我听着别扭。”
    余同坚持,“习惯就好了。你看你现在,亲一下,脸就要红半个钟头。等时间长了,到明年就不会这样害羞了。人都是一点一点的煅练出来的,不然等以后大家说个黄色笑话,开开玩笑,你这么嫩可不成。”
    “那要不要买几张黄色碟片看看?”
    “你屁股痒可以直接说。”余同淡淡的瞟了小鱼一眼,小鱼缩缩脖子,赔笑,“随便说说。”
    “该你知道的我都会教你的,不准看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爸,那以前你是谁教的?”十五岁就生儿子的人哦。
    余同面不改色,“你要学我吗?”
    “学你现在的样子,不学以前。”小鱼拍余同马屁,“好啦,到公司了,别板着脸。”
    余同是个天生会发光的人,只要他一到公司,所有女性职员就会不自觉的再摸出化妆镜检查自己的妆容,仪态会多出三分优雅,语调会调低三个分贝,笑容会增加三分甜蜜。
    至于其他男职员心理如何,那就不得而知了,反正即便是小鱼,心里也直泛酸水儿。
    郑东泽还没来,余同用小鱼的水杯自己倒了杯水,先喂小鱼喝两口,自己再喝,小鱼瞥余同一眼,擦着自己奶白色的小办公桌,小声嘀咕,“你前天不是说男人不用太打扮嘛,给我穿这么土的衣裳,你自己穿的这么好看。”
    余同单手握着小鱼的水杯,眼眸一转,俊逸的脸上便平添了三分忧郁,他幽幽叹道,“唉,这就是我们的区别了。小鱼你是靠手艺吃饭的,这是你的本事。我呢,说实话,就是靠一张脸才能得到这份工作。所以,穿得整齐也是我工作内容的一部分。”
    小鱼看余同好像有些忧伤,也觉得自己小心眼儿了,忙道,“别这么说,什么手艺都能学来,可要是长歪了,就是整容也整不到你这个程度的。不知道多少人羡慕你长得好呢。”
    “男子汉大丈夫,容貌秀丽并不是什么值得夸赞的事。”余同捏了捏小鱼的脸,庆幸道,“幸亏你长得不像我。”不然,以后,自己跟自己滚床单,多幻灭哪。
    小鱼嘟着唇,身在福中不知福就是指得这种人了。
    郑东泽一来便将余同叫去拍照,“小鱼,你也一块儿来。哦,带着你的包,中午在外面吃饭。”百忙之中郑东泽扫了小鱼一眼,皱眉,“这件t真丑。”
    小鱼自信满满,“男人就要穿这样。”
    郑东泽笑着去摸小鱼的头,却碰到了另外一只手,余同握住郑东泽的手,用力摇了摇,“早啊,东泽。”
    郑东泽挑眉,眼神在余家父子身上打了个转,呵呵,太紧张了啊。郑东泽笑,“小鱼,你去跟陈敏收拾一下样衣,今天去摄影棚拍照。你没去过,跟着好好学学。”
    “知道了。爸,一会儿你出去时记得带着我的包。”小鱼没察觉两人间的异样,笑笑就出去了。
    “阿同,你太紧张了。”郑东泽站在余同面前,耸肩浅笑,“如果真有的什么绝世珠宝、古董,当然要放在银行保险柜,珍而重之。人却不一样的,尤其像一些,”余同脸色没有纹丝变化,郑东泽也继续保持着标准微笑,“与众不同的人,就好比你手里的这杯水,尽管非常想喝,不想让别人碰。但最好还是把它当成一杯普通的、喝不喝都无所谓的水吧。这杯水也不要太扎眼的,总是护在手心,会让人觉得好奇啊。”
    余同头微侧,唇边勾起小小的弧度,“永远只是看着,喝不到嘴的滋味也不大好过吧?”
    “呵,”郑东泽笑,“不,我随时可以喝下去,只是时机还未到。像阿同,差的就不只是时机了,嗯?”
    余同看了看手里的半杯水,稳稳的放在桌上。他知道郑东泽是个厉害的人,却没料到郑东泽有这样的好眼力,“东泽,你是个与众不同的人。”
    “我是过来人。”郑东泽随手勾住余同的肩头,笑道,“看到你,我就觉得前途一派光明,我做事并不算离谱。”
    余同漂亮的眼睛露出一丝笑意,低声笑起来。
    门被突兀的推开,能不敲门直接进来的全公司除了做助理的小鱼只有一个,洪岩原是叫郑东泽一起下楼,此时见郑东泽和余同两人勾肩搭背,眸色一暗,“时间差不多,该下去了。”
    郑东泽手下加重的搂了搂余同的肩,松开手臂,挑眉笑,“阿同,走了。”
    余同忽然握住郑东泽的手,郑东泽回头,余同竟然笑了笑,摇摇头,再点点头,很有些留恋不舍的放开郑东泽,神秘一笑,“走吧,别让大老板等我们。”
    这,这就一个早上,人家就变成“我们”了,他成外人了,洪岩的脸色就有些变幻莫测了,不过,洪岩还是保持着风度,三人一道下楼。
    21、第 21 章
    颜明浩是郑东泽的御用摄影师。
    虽然洪岩也与颜明浩是不错的朋友,不过洪岩并不懂拍照什么的,他跟着来就是为了看牢郑东泽,不说那一群莺声燕语身材有致的模特,就是摄影师颜明浩也是圈内出了名的男女通吃。
    洪岩坚信,郑东泽就是给颜明浩带坏了。
    颜明浩是他们的一个学校的学长,比他们高两界,当时也是校内名人,仗着脸蛋儿清俊,嘴甜语蜜,没少勾搭少男少女。
    在校时,郑东泽开网店卖衣服,也都是请未出茅庐颜明浩拍照。到后来,郑东泽和洪岩生意做大,注册品牌,成立公司,原本郑东泽想请颜明浩到公司做个什么产品策划的,人家没同意,单枪匹马成立了工作室。
    随着郑东泽的名声日渐响亮,也有越来越多的明星请他做礼服,郑东泽顺势给颜明浩介绍了不少工作。
    颜明浩本人才华横溢,缺的便是机会,有了机会,成名只是水到渠成。再加上颜明浩挺会炒作,有了钱还自费到非洲拍了一组照片,回来在市摄影协会的邀请下举办摄影展,虽然是赔本赚吆喝,不过名气总算是有了,公认的新生代摄影师中的翘楚。
    颜明浩一见郑东泽便是一个大大的拥抱,洪岩早有准备,先挤上前抱住颜明浩,狠狠的拍了拍颜明浩的背,“明浩,很久不见啊。”
    “洪老大还是那么幽默,”颜明浩差点给洪岩拍出两口血,转而笑着捶了郑东泽肩一记,“东泽。”眼睛扫到郑东泽身边的余同时微微一亮,郑东泽不动声色的笑道,“这是我的男装模特,阿同。阿同,明浩是工作室的老板,叫他颜老板就是了。”
    颜明浩和余同打了招呼,笑着请大家放入座,小助理端来咖啡,先递了一杯给余同道,“别听东泽乱讲,大家都叫我明浩。”
    “唉哟,看到帅哥人都变斯文了嘛。”郑东泽开颜明浩的玩笑。
    “阿同是刚入行么,以前没见过。”以余同的姿色和郑东泽的手段,没理由不红,颜明浩觉着眼生,那就只有一个理由,人家以前不是干这行的。
    “我家小鱼是东泽的助理。”
    说曹操,曹操到。
    小鱼抱着几件衣服气喘吁吁的进来,“郑总监,都搬上来了。”
    “知道了。”郑东泽点头。
    余同见小鱼脸上都是汗,起身拿帕子给他擦了擦,“好了,去忙吧。”

分节阅读_24

- 御宅屋 https://www.123yuzhai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