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节阅读_23

当帝王穿成流氓 作者:石头与水

分节阅读_23

      “嗯,先教你起手势,简单的几招,一两天是练不会的。”余同一心二用,自然将小鱼刚刚的话听到耳中,他也没多问,只当不知,亲自一招一式的教导小鱼,脚怎么站,如何出拳,怎样借力。
    只要是男孩子,基本上都有过热血沸腾、向往绝世武功的幻想岁月,小鱼也不能免俗,学得真叫一个认真刻苦。
    余同也占足了便宜,小鱼浑身上下,没他摸不到的地儿。当然了,这次是光明正大、理由充分的摸。
    而且还是愿摸哪儿摸哪儿,时不时拍小鱼的屁股提醒,“错了,又错了,脚是怎么站的?右脚,距离不对,再往外移三寸。下次再记不住,可打你屁股了。”还加以威胁。
    “宝贝,手,手不要下垂,这样。”握住小鱼细腻的腕子摆到标准位置。
    余同特意一次性多教了小鱼几招,就是盼着东西多小鱼记不住,然后他以最标准最严苛的要求训练小鱼,鸡蛋里挑骨头,吹了毛求了疵还不满足,亲自上阵,严加督促,恨不能握着小鱼的手来试招。
    小鱼原本从内心深处就对父爱十分渴求,余同虽然肉麻,一口一个宝贝,小鱼还是听得欢喜。余同又这样用心的教他打拳,当然用心了,以前上学时老师只有对成绩好的学生才会这么细心的一点一滴不厌其烦的教导。小鱼最识好歹,就是屁股上挨几下也不觉什么,反正余同又不会真打痛他。
    余同估量着时间,差不多七点半左右就叫小鱼回家了。
    小鱼路上还“嘿哈嘿哈”的比划给余同看,余同笑牵他的手,“歇会儿吧,你今天也累了,明天早上可不许赖床了。”
    “肯定不会的,我以后就是武林高手。爸,你会不会双截棍,像周杰伦那样,哼哼哈嘿!”小鱼倒着走路,对着余同张牙舞爪的比划,一刻不停的追问,脚下没提防就绊了个屁墩儿。
    余同救人都来不及,刚抓住小鱼的一只手,小鱼整个人已经屁股着地了。因为晨练,小鱼格外穿得少,屁股上虽然肉多,肯定不会伤到骨头,不过仍然痛得小鱼一声惨叫,“唉哟,摔死我了。”
    余同忙抄着小鱼的腰把人扶起来,也顾不得脏,用手给小鱼扫了扫屁股上的土。一分钱一分货,20块的沙滩裤给地上的小石子割了道三角口,余同手指钻进去,摸着小鱼的屁股问,“哪儿疼?”
    “哪儿?整个屁股都疼。”小鱼觉得都分不清是屁股上哪块儿疼了。
    “来抱着我脖子。”小鱼听话的搂住余同的脖子,余同一个公主抱,直接将人打横抱怀里,一路急行,“忍着点儿,先回家拿钱,然后打车去医院吧。”
    小鱼还没疼晕头,“不,不用去医院,那个,我估计就是青紫了一块儿,没流血,家去煮俩熟鸡蛋滚滚就好了。”
    去晨练的路上,余同磨蹭了二十分钟。待小鱼跌跤后,余同只用了不到十分钟就冲回家。把小鱼小心翼翼的放到床上,余同小心的把小鱼的下半身剥个精光,果然,小鱼挺翘的屁股上,一块拳头大小的淤青。根据余同的经验,肯定会淤血扩散,虽不伤筋骨,小鱼坐卧上都会有些不方便。
    小鱼屁股一直疼,被扒掉裤子后,jj就凉嗖嗖的,他就有些害羞,扭头问,“爸,怎么样了?给我盖上点儿被子行吧?”
    “别盖了,先用冷水敷一下。”余同当初去过战场,对一些急救还是知道的,“就是青紫了,不是很严重,睡觉坐着时都注意些。你等着,我去拿毛巾冰块儿。”
    “我看电视人家都是热敷,你怎么要冷敷啊,不会有问题吧?”
    “现在热敷,一会儿就能变个紫屁股了。”余同没多理会小鱼,他心里也有些火气,明明提醒他要好好走路,也不知道比划个屁,还有那个姓周的,不就会唱几首哼哼唧唧的叫人听不清楚的曲子么,有啥可值得学得。这回好了,挺好看的屁股,青了。
    余同打水进来时,小鱼正要穿鞋往外走呢,余同问,“你要干什么?”
    “去厕所啊。”
    “别动,我抱你过去。”余同将水盆搁地下,毛巾扔床上,抱起小鱼。小鱼觉得自己伤得不重,不过被余同照顾,心里也挺美,嘴里还死不承认,“唉哟,我自己能走的,放我下来吧。”
    “行了,就别跟我客气了。”余同力气大,挺轻松就能将小鱼抱起来,到厕所才把人放下,小鱼见余同跟尊门神似的站着不动,扭头瞅他,“你先出去呗,你看着,我尿不出来。”
    “年纪不大,事儿不少。”余同笑了笑,忽然曲指,对着小小鱼轻轻一弹,小鱼猛然受了刺激,吓了一跳,稀稀沥沥的就尿到了马桶外面,气恼道,“你干什么?脏不脏啊?”
    “脏什么?宝贝哪儿都不脏,放心吧,我是不会嫌弃你的。”说着一手揽着小鱼的腰,一手扶着小小鱼调整位置,心中暗暗窃喜,脸上正气凛然,“呐,对准了。”
    小鱼呶了呶嘴,“都尿到外头了,一会儿你擦干净啊。”还回头看了余同一眼,“你放心吧,等以后你老了、牙都掉光、走不动路的时候,我也会帮你尿尿的。我不但帮你尿尿,还会喂你吃饭呢。”
    余同瞬间啥喜都没了,他沉默了。
    余同发现小鱼很有点恶心人的本事,他总能找准余同暗喜眩晕的时候,不着痕迹的引出天雷,把余同劈出血来。
    小鱼已经尿完了,还舒爽的抖了两下。见余同不动,便扯了扯余同的手道,“爸,我好了。”
    “好了啊。”余同回神,抱小鱼回卧室。
    先打湿了毛巾,把小鱼受伤的屁股重新擦过,再包上冰块敷小鱼屁股上,小鱼咝咝的抽气,余同问,“痛么?”
    “嗯。”
    “好好反省一下吧,长眼睛不看路,那还要眼睛干什么?”余同心里憋气,“都十五了,一点儿不稳重。哼,三岁看到老,估计等七十岁还是这个模样。”
    “我都摔成这样了,你不安慰我就算了,还唠叨什么。”小鱼屁股动了一下,说,“拿下来吧,我屁股都要冻僵了。”
    “再趴会儿,哪儿有这么快的。”
    余同看着时间,直到小鱼实在受不了,伸手摸了一把,果然屁股冰凉,换下包着冰块儿的毛巾,看淤青没扩散,屁股上一层水气,又拿了块干毛巾给小鱼擦,小鱼嘀咕,“用纸巾好了,毛巾擦了屁股,以后怎么擦脸呢。”
    “没事儿,往后这两块儿毛巾就是你专用擦屁股的。走路不老实,摔的时候多着呢,还怕用不到么。”余同始终记恨小鱼那句“老了、牙齿掉光、走不动路”的话,找到机会就刺儿小鱼几句,小鱼这人天生心肠宽大,也不计较,余同拍了拍小鱼的大腿,“分开些,大腿里面也给你擦擦。”
    小鱼就这样懵懵懂懂的给余同看到自己的小菊~花,随着小鱼的小白腿缓缓分开,余同的眼睛像突破临界点被点燃的酒精灯,就差喷出冰蓝色的火焰。他自认不是个没见识的人,可视线像被胶住,紧紧的停留在小鱼的后面,余同鬼使神差的伸出指尖儿碰了碰那小小的似针尖收拢在一起的小菊~花。小鱼猛的回头,余同心虚,手如闪电般收回,按住小鱼的腰先发制人,“别乱动,吓我一跳。”
    “都这半天了,你发什么呆呀。你摸我屁~眼干什么?”
    余同给小鱼擦干大腿内侧,不论内心如何别扭,面上始终淡定地,“哦,你早上不是说便秘了吗?我看看你有没有得痔疮啊?”
    “没事吧?”
    “嗯,稍微有些红,挺好的。”余同把小鱼里里外外擦干净,摸了摸小鱼屁股上的淤青,温声道,“宝贝,起来吧,一会儿吃了饭,再给你敷。等方老那儿开门,我去问问方老,开些药膏。”
    余同无比细心温柔的给小鱼宽上短裤,笑道,“早上就吃饺子吧,你受了伤,我来煮。”
    “你哪里会啊。”
    “你在厨房指点,应该好学的。”余同从床上拿了个软靠枕塞小鱼怀里,“拿着这个,一会儿垫椅子上,我抱你出去。”
    “唉呀,我自己走好了。”小鱼还假客气两句。
    “不行。”余同一口拒绝,小鱼美滋滋的被余同抱到厨房。余同把软垫铺椅子上,才扶着小鱼坐下,其中种种细致周到,让小鱼享受的同时也倍加感叹,他爸本来就生得好,再拿出这种手段泡妞,那还不是手到妞来。唉,也不怪那些女人好骗哪。这种糖衣炮弹,就是他余小鱼也有些吃不消啊。
    这个星期天,对于余同是无比美妙的一天,虽然小鱼漂亮的屁股跌伤了,不过,余同在给小鱼屁股冷敷热敷的过程中,得到了以往所不敢待的梦中才有的福利。
    20、第 20 章
    虽然小鱼的屁股好了许多,余同仍然想小鱼多休息几天。
    “不用,好了好了,已经好了。”小鱼扭扭屁股,让余同放心。
    余同习惯性的揉上一把,小鱼正色道,“到了公司,你可别动不动揉我屁股,叫别人知道我把屁股摔坏了,很丢脸的,知道不?”
    “嗯,嗯。”余同笑眯眯的点头。
    “走吧。”小鱼受伤,也没能趁着休息天去买几条宽松的休闲裤穿,不过余同有的是办法,他就给小鱼配了件又宽又大的t,能把小鱼整个屁股都遮起来,中间系根腰带可以直接当裙子了。
    小鱼这两天被余同伺候的周到,余同也吃足了豆腐,父子感情愈发融洽,所以虽然小鱼不大喜欢,可余同坚持,小鱼也就穿了。
    “等一下。”门口处,余同拉住小鱼,眨巴眼装嫩,“想想忘记什么了?”
    小鱼摸了摸肩上的包,里头手机钥匙钱包都在,又打量余同,“我没落东西,你落什么了?”
    “再想想。”
    “诶,别装神弄鬼了啊,快点儿,这会儿不好等车。”小鱼拿着钥匙,手刚拉到门锁上,便被余同按住。余同勾住小余的腰,俯身一个轻盈的吻落在小鱼额头。
    小鱼马上不争气的脸红了,俩眼盯着余同连话都不会说了。

分节阅读_23

- 御宅屋 https://www.123yuzhai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