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四)

逃亡艳旅 作者:不详

(十四)

      逃亡艳旅 作者:不详

    (十四)

    逃亡艳旅 作者:不详

    (十四)

    清晨,林间薄雾昭昭,山间小村却不见往日的炊烟缈缈,鸡不鸣、狗不叫,整个村庄安静一片!

    阳光爬上树梢,透过金黄的秋叶照射在村口的小路上,被阳光逐渐驱散的晨雾中,一条高大健硕的身影缓缓走来,身后一条青黝的巨犬紧紧跟随。

    天勒站在村口,冷眼打量着毫无声息死气沉沉村庄,墙角、屋顶锋芒闪烁,天勒心中冷笑:“这村人是将自己当作野兽来围猎了!不对,娘的!他们恐怕还没将我放在眼里,要围猎的是青虎!”

    以天勒的本事,要屠掉这个破山村也不过是抬手之间的事情,之所以带上青虎,是因为天勒的信条是“不杀女人!”可如果遇上昨天那样恶心的悍妇,天勒只好让青虎上去咬死了事!

    天勒伸手虚按,将青虎留在村口,自己逛街一般悠闲的向村中走去。

    “嗖,嗖……”眼看天勒再走下去,前面墙角的埋伏就要藏不住,屋顶人影一闪,三只劲箭离弦而至,箭枝角度刁狠,一看便是娴熟的猎手射出。天勒抬手一挥,三只狼牙利箭夹在指缝中,随手甩出,两声惨叫在屋顶响起,一阵“扑通”闷响,射向天勒咽喉、胸口和大腿的三人,一个捂着胸口、一个抱着大腿从屋顶跌下,剩下一个趴在屋顶一动不动,后颈透出锋锐的箭簇。

    怒吼声中,墙角窜出六、七个手持钢叉、猎刀的大汉向天勒恶狠狠的扑来。

    当先一人举起钢叉扑到天勒面前当胸便刺,可他那自持迅捷猛狠的动作,在天勒眼中不比蜗牛快上多少,只一瞬间,那大汉便打横飞起,胸口插着被天勒拗断的叉头,口鼻之中鲜血狂喷,将后面跟着的三四条汉子砸得人仰马翻。

    另一个几乎同时扑到挥刀斩向天勒手臂的大汉,不知何时已被天勒夺了手中的猎刀,随手一撩,一条大好的手臂喷着血雾飞上半空。

    惨叫声接连响起,鲜血标射,一条条人影倒在地上抽搐挣扎,没到一个照面,五、六个汉子或死或伤,残肢断臂在秋日早晨清冷的阳光中喷溅着一团团带着热气的血雾!垂死的惨叫,重伤的哀嚎将整个山村渲染得凄厉恐怖。

    跟在众人最后面的一个手持猎刀的十七、八岁少年,被眼前血腥恐怖的场面吓得停住了脚步,双脚发软,裆间霎时湿了一片,天勒嘴角挂着冷笑抬眼看去,少年仿佛被冷血的猛兽盯住,全身一震,一声狂喊,抛下猎刀转身就逃!

    天勒抬脚踢出,地上一只梭标电似飞出,穿过少年的小腿,将少年钉在村中青石铺就的道路中央!

    回头看见天勒,脸上带着淡淡的冷笑,迈着悠闲的步子慢慢踱来,少年发出绝望的惨嗷哭喊!天勒的恐怖,已经不是野兽可以形容的了,少年何时见过这样漫不经心的进行残暴杀戮的恶魔?!

    木门声响,三个女人从村中的一栋石屋中扑出来,一个中年妇人哭叫着扑到少年身上,拼命遮挡少年暴露在天勒目光下的肢体,另两个扑到天勒脚下拼命的磕头:“求大王饶命!求大王饶命啊!”

    “大王?”天勒一愣,随即明白:“娘的,将老子当成占山落草的山贼头儿了!”

    天勒也不理会三个女人,吐气沉声对村中道:“叫一个可以说话的出来!”

    半晌,村中石屋里磨磨蹭蹭的出来一个老头,天勒看去,竟是昨天见到的荆娘的公公!天勒早知荆娘的公公是前任村长,丈夫是现任村长,两人在村中都甚有威信!看来昨日荆娘饱受欺辱,这老东西绝对难逃纵容之责!

    天勒冷冷的看着慢慢蹭到他跟前的老头,嘴角的笑容越发狰狞!

    “不知……不知大王,有何吩咐?”也许确实当过几年村长见过一点世面,老头虽然吓得声音颤抖,却也勉强在天勒面前站住了身子。

    “十五日后,我会再回到这里,到时看见任何可以喘气的,有一只,杀一只!有一条,杀一条!东面的山里,不许进!西面的城镇,不许去!其他地方也给我滚得远远的,再让我遇到,鸡——犬——不——留!”

    不带任何感情,天勒一字一字缓缓说完,转身而去!身后荆娘的公公再也支撑不住,“扑通”一声软倒在地!

    回到林中,梅娘等人正担心焦急,见到天勒一起扑上来查看,直看到天勒全身完好无损,连血迹都没沾上方才放下心来。

    天勒伸手搂住荆娘重重的吻在她的唇上,一手伸进荆娘的衣襟粗暴的揉搓她的乳房,以往天勒带领海盗与军队作战,大多是驾驶战舰对轰,偷袭对方基地,摸哨杀人的事情也大多是手下来干,而且原来世界的武器,大威力的中者基本立刻汽化,威力小的打个洞也不会流多少血,像今日这般鲜血淋漓的杀戮只有在早期接受继承人培养训练时,为了锻炼强悍的性格和嗜血的杀心才经历过的徒手搏杀!几个小小的村民虽没放在心上,但喷溅的鲜血却激起了天勒狂暴的杀意!

    看着几个敢于向自己挑衅得弱小东西,在自己的手下喷血哀嚎,那种凌虐生命和俯视众生的快感,让他的杀意几乎难以抑制!可天勒终于还是保持了一丝理智,强忍着血洗山村的欲望,回到营地立刻将心中的暴虐发泄到荆娘等人身上。

    三把两把扯掉自己和荆娘身上的衣服,没什么前戏,天勒就将自己粗壮坚硬的凶器狠狠的捅进了荆娘还未湿润的阴腔!

    咬着牙,荆娘忍着下体的疼痛,扭摆丰臀承受天勒粗暴的抽插,虽没看见村中的情景,但凭着女性的本能,她也感受到天勒正在用自己的身体释放冲天的杀气!

    梅娘也早已看出天勒的情形,顾不得女儿在旁,也将自己脱了个精光扑到天勒背上,用自己丰满柔软的乳房按揉着天勒后背绷紧的肌肉。

    琼娘抱着姐姐的孩子,吃惊的看着天勒哥哥一回来就粗暴的将姐姐推倒在营帐中狂暴的肏弄,但她也感到了天勒刚才那令人胆战心惊的气势逐渐化成了一腔欲火!虽不太明白,但琼娘还是抱着孩子牵着被天勒的样子有点吓到的藜娘远远躲开!她总算知道,这时的天勒可不会怜香惜玉,姐姐既然已被扑倒,那照顾孩子、带着藜娘暂时躲开危险的责任自然就落到她的头上。

    帐中的荆娘总算苦尽甘来,口中发出快乐的喊叫,天勒狂风暴雨般的抽动让她再也顾不得此处是离村庄不远的林间,舒爽的呻吟、放浪的喊叫毫无顾忌的在林中响起。

    疯狂的抽插了一阵,天勒伸手将背后的梅娘揽了过来按在荆娘的背上,掰开两瓣丰腻的臀肉,天勒抽出荆娘阴腔中湿淋淋的rou棒,用力捅进了梅娘的菊肛之中。梅娘昨夜菊孔才初经开拓,现在又没有充分的润滑,被天勒粗大的凶器硬闯进来,顿时插得皮破肉裂,鲜血在抽插间染红了天勒的rou棒!

    被身下的血腥气一冲,天勒忽然完全清醒了过来,杀戮的血腥和女人的血腥竟会产生完全不同的两种效果!天勒看到身下拼命咬着嘴唇,痛得浑身颤抖仍高高翘起雪白的丰臀忍受天勒抽插的梅娘,心中一阵怜惜!这个女人啊!认准了依靠的男人,不论自己多么野蛮、多么粗暴,都用她们温柔的身体和心来包容承受,那么的全心全意!无怨无悔!

    天勒慢慢抽出梅娘臀中的凶器,看见梅娘菊门褶皱上多处裂口渗出鲜血,整个菊肛被撑出一个黑黑的圆洞。

    梅娘回头,看到天勒呆呆的望着自己的股间,一脸的疼惜。鼻中一酸,却不是委屈,而是一种暖融融的爱意包裹着心房,身下的疼痛似乎早已离体而去,只剩下全身心的奉献和依赖。

    “相公不必怜惜,只管尽兴抽弄,便是痛,奴家也是快乐的!”梅娘直起身轻轻靠在天勒怀中,俏脸摩擦着天勒结实的胸膛,一只小手捉住天勒跨间粗大的凶物,丰臀拱翘竟凑弄上来。

    天勒紧紧搂住胸前温暖柔软的躯体,重重的吻了梅娘一下,在梅娘耳边柔声道:“你下面流了好多血,定是很痛的,休息一下,我与荆娘快活便是!”

    将梅娘放在身旁躺下,荆娘已经起身,双臂搂住天勒的脖子,双腿盘在天勒腰间将天勒的yáng具纳入自己的花宫之中,小嘴叼住天勒的一只耳垂腻声道:“哥哥心中怜惜娘亲和奴家等人,奴家为了哥哥再是苦痛,也觉得幸福快乐!”

    天勒用力挺了几下屁股,将顶得荆娘一阵呻吟,笑道:“我现在就让你快乐的灵魂出壳!”

    又是一阵狂风骤雨得抽插,荆娘叫得更是骚浪,梅娘也撑起身子伏到天勒身后舔吮天勒得卵蛋和后门,天勒放开胸怀尽情享受,最后喷射在梅娘妖艳的红唇之中!

    收拾了行礼,众人终于再次上路,两条大狗,荆娘和梅娘一人趴了一只,荆娘还好,梅娘菊门受创甚重,涂上天勒特制的草药,看来也得趴上半日起不得身来!天勒心道:“看来以后杀人放火的事情最好还是交给手下来作,就是自己出手,也打到内伤而死就好,少弄得鲜血淋漓才是!嗯!听说女人后门常被使用,时间长了可不太好!得想点办法,可惜自己手上没有那些变态老头常备的缩肌药水!对了,以前看过一本什么书中好像有种古老的锻炼方法,嗯!回来给梅娘她们试试,嘿嘿…… 好像是前后门都可以锻炼的哦!”

    聚木镇,因其紧靠森林,盛产优良木材而得名,小镇不大,不过两千余户人家,镇民多以伐木工、木匠、皮革匠居多,再有就是不少木材、药材、山中干货、皮货等商人的伙计、家眷。

    这片帝国最东部的原始森林,盛产各种松木、枫木、樟木、椴木和少量的橡木。红松、落叶松是各种建筑栋梁、立柱的绝佳材料,供应着整个帝国东部的建筑市场。而枫木和樟木,其美丽的花纹和独特的气味,与帝国西南盛产的紫檀木、花梨木并列为是帝国上流社会富豪人家制作家具、物器的主要木材。其中以洁白如玉、细腻幽香的玉樟和深红沉厚的岭南凝血檀最为珍贵。而坚硬的橡木,是船只制造的最好材料,尤其是帝国水师战船,基本全都是由这片森林中出产的橡木制造,而且,由于数量稀少,这片森林出产的橡木现在已经由帝国军部完全控制,根本不允许流落到民间!

    森林中还出产各种珍贵的药材,如人参、鹿茸、熊胆、虎骨等,和各种山货,如榛子、松子、松菇、木耳……,皮毛,如鹿皮、熊皮、虎皮、狐皮、貂皮等等,也是帝国的主要产地之一。

    聚木镇的出产主要以木材和山货、药材为主,皮毛虽也有经营,但规模要比同样紧靠这片森林,却往北一千多公里的另外一个靠近锁玉关的镇子小的多,因为地域气候的关系,单以皮毛论,越往北的动物皮毛质量越好,而且,同样的动物越往北体形越大,就拿熊来说,这片森林里有黑熊和棕熊,其中体形巨大的成年棕熊个头超过三米体重超过一吨,再往北面的另一个镇中可以捕获到身长四米以上的大家伙,而在整个大陆最北面的那片最大的亚寒带森林中,生活着身长五米多,体重超过三吨的超级大棕熊!帝国的南边也不是没有熊出没,只不过越往南越小,在帝国西南森林里生活的黑熊,体形就没比天勒的两条大狗大上多少!

    聚木镇的商人将山林中的各种出产运往帝国各地贩卖,也带回了山林中的村落所需要的盐巴、布匹、铁器等各种生活用品。

    (十四)

    (十四)

(十四)

- 御宅屋 https://www.123yuzhai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