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

逃亡艳旅 作者:不详

(十三)

      逃亡艳旅 作者:不详

    (十三)

    逃亡艳旅 作者:不详

    (十三)

    第二天早晨,天勒和众女钻出帐篷,放了帐篷下垫子的气,梅娘等人看着一顶可睡七八人的大帐篷折卷起来绳子一捆,才不过一米来长两掌多宽的一卷,不仅啧啧称奇!不过,天勒拿来的东西她们已经见怪不怪了,所以,随后天勒拿出的四双白色的软皮小靴,除了惊叹做工精美也没觉得怎样!

    这四双软皮靴可不是什么高档名牌的女性服饰,毕竟红骷髅还没堕落到去抢百货商店!——抢了一堆女性用品已经丢死人了!

    这可是和全功能防护服配套的战靴,功能与防护服一样。

    这几个女人除了荆娘穿了一双布鞋,梅娘她们一直都是穿着草鞋的,虽然编织得小巧漂亮,而且造型也甚有风味,但草鞋毕竟是草鞋!为了准备来回十数天的长途旅行,梅娘她们这几天各自编了一串草鞋准备带在路上备用!天勒怎么可能让自己的女人一路上尽是没事换鞋玩!再说,防护服那种覆盖全身的东西恐怕容易被人发现破绽,但一双鞋子问题应该不大吧,虽然穿着舒服了一点;走路轻松了一点;百年八十年也不会坏,显得过分结实了一点!

    天勒还没神到摸着女人的小脚就知道她们穿多大的鞋码,所以现在这几双战靴只是幻化了形状,大小还得等到女人穿上后自动调整!当然,天勒也没眼拙到明明差很多却一脚可以蹬进去的地步!

    天勒将战靴除了防护和恒温功能其它的都调到了最低,幻化的样式也固定下来,只是一双看上去很小巧,制作很精良的兽皮靴而已,他也不是不想看看这几个女人穿高跟鞋的样子,但真要是变成高跟鞋的模样,且不说样式会给梅娘她们带来什么惊奇,恐怕走不上半天,两条大狗和天勒身上都得驮满崴了脚脖子的女人!

    穿上新鞋,又等女人们过了因为鞋子的舒适、漂亮带来的新鲜劲儿,天勒终于可以上路了!

    一路上,青虎在前面开路,大黑压后。

    昨夜众女闲来无事,便想到给两条巨犬取名字,问到天勒时天勒随口道:“黑的叫安难(时任银河星际政府联盟委员会秘书长,窝囊废一个!)青的叫克林顿(银河系第二大的星际政府美利奸的前任执政官,整个一大流氓!……什么!你问最大的是那个?当然是炎黄共和国啦!)。”

    众女均嚷难听,要重新取名,天勒故作瞪眼状,众女也笑嘻嘻的并不怕他,于是,黑狗由琼娘命名大黑(俺真的不是要学黄大师的《大剑师》啊!),青狗由荆娘命名青虎!雪貂早就被藜娘“小雪小雪”的叫个没完,别人自然想都不要想!

    大黑还不觉怎样,青虎却甚是郁闷:“为什么给俺用虎来命名,老虎见到俺只有夹着尾巴逃跑的份,这名子是对俺能力的绝对侮辱!俺抗议!!”

    天勒大眼一瞪:“女主人喜欢,叫你绿耗子你也得受着!”

    青虎只好委屈得接受了命运的安排,一路上将郁闷全都发泄在山间野兽身上,咬死了两头老虎,活捉了一只大狗熊……!

    一行人等游山玩水一般轻松的走在山路上,藜娘追着小雪貂,在众人前后蹦蹦跳跳,裹着兽皮的行李背包当然是背在天勒的身上。

    路过遇到荆娘的那颗大树时,天勒冲着荆娘暧昧的一笑,想起当时的情景,荆娘脸上也浮起了红晕。

    中午,众人在山林间找了块空地歇息,随便烤了两只大黑捕回来的野兔当作午餐!下午,一条数十米深的山涧横在众人面前,荆娘带路,顺着山涧向上走了两里左右,三根倒下的大树横在山涧两边形成了一条天然的桥梁,众人小心翼翼的走过桥梁,站在对面的崖顶上已经可以看到山下绿树掩映间村庄的影子,那便是荆娘所住的山脚小村——下山村!

    天勒回头看了看身后这条十多米宽的山涧,心道:“得在这里建一道真正的桥梁,不用太宽,够两辆马车并排驶过就可以了,嗯!在别墅那一边的崖上拉上吊索,桥板可以拉起来,不能什么啊猫啊狗都放过去,随便找个机器人来守着就行了,就是他妈有点浪费!这里的道路也要修一下,至少能跑得了马车才行!”

    过了山涧看到村庄,梅娘她们脸上便没了笑容!只有在路上玩耍了大半天的藜娘,现在累得趴在大黑的身上迷迷糊糊,也亏了大黑那比毛驴也小不了多少的巨大体形,让藜娘趴得稳稳当当!

    看着虽近,但山路崎岖,走到村庄还是要几个小时。

    天色发暗,晚霞将天空染的一片通红时,天勒他们来到了村外,还没走进村口,梅娘和琼娘便停下脚步踌躇不前,天勒看了她们的样子,心中暗恨:娘的这鬼村庄让老子的女人惧怕成这样,早晚得让他们好看!

    “别怕,有我在这谁也不敢欺负你们!”天勒搂过梅娘和琼娘。

    “哥哥,你和娘亲还是在村外林中宿营吧,明日早早启程离开这里,奴家回村去了!”荆娘脸色凄楚,双眼含泪与天勒告别!这几日就如生活在梦中一般,终于到了梦醒的时刻!

    天勒看看梅娘和琼娘的样子点了点头,心道:“等老子和梅娘她们回来,顺便掳了你和孩子进山,到要看看是否真的有人敢来追讨!这破村子里也没几个好东西,老子欺负你们太掉价!到时弄个机器人扮成猛兽,叼光你们的牲口,看你们还住得消停!”

    目送荆娘依依不舍得身影消失在村口,天勒带着梅娘她们绕过村庄,在村庄另一头通往集镇的道边林中扎下营帐。

    傍晚,天还没完全黑下来,林中营帐前的篝火上架着两只烤得焦黄滴油的肥大野兔,天勒正在用猎刀刨开一只山鸡的肚皮,梅娘和琼娘将拾回的枯材填到篝火中,藜娘最是舒服,肩上蹲着小雪貂,靠坐在卧倒的大黑身上只盯着野兔流口水就好了!

    忽然,天勒身边的青虎身子一震,眼睛盯着村庄的方向,背上的青毛炸立起来,这个世界上还没有什么野兽会让青虎如此震动,唯一的可能就是——荆娘出事了!

    “大黑、小雪!看好梅娘她们,青虎随我来!”天勒抛掉手中的山鸡,带着青虎飞快的向村中跑去。

    刚跑进村,远远的便看到村中一户人家围了好多人,女人尖声的咒骂和惨叫哭泣隐隐传来,天勒的头发都立将起来,他听出那惨叫哭泣的声音竟是荆娘。

    一栋三间石屋的小院门前堵满了围观的人群,外边几个挡路的村民被天勒掐着脖子甩到一边,没几下天勒就闯进众人围观的院中。

    只见不大的小院中站满了人,围成一圈指点谩骂,虽大多是女子,可都拎着树枝、木棒,有的还对圈中抛掷土块、石子,而圈中,一个满脸横肉的粗壮悍妇正抓着身上血迹斑斑的荆娘的头发,一边轮起皮厚肉肥的大手用力在荆娘的头脸上抽打,一边扯着公鸭嗓子破口大骂:“你们一家该死的白虎精,克了自己的男人不说,还要克死全村的男人,你还敢进山给你那早该瘟死的娘和妹子送吃的!你带回来的晦气让全村的男人都跟着倒霉,贱货,还我男人回来……”

    王八蛋!这些人竟是在围殴荆娘!

    天勒大怒!劈掌扇开身前数人,暴吼一声:“青虎!废了那婆娘!”

    院中众人只觉一阵腥风刮过,一声野兽的低吼,紧接着就是连串骨骼被撕裂咬碎的咯吱脆响,然后被悍妇惊天的惨叫震得两耳轰鸣!

    一条毛驴般大的巨犬将厮打荆娘的悍妇撞了个跟头,众人这才看清,悍妇得双臂前肢全被撕断,支离破碎的筋肉中露出白森森的骨茬,鲜血狂喷中,悍妇在地上打着滚拼命惨叫!

    院中的女人有几个胆小的当场吓晕了过去,其它人大多尖声惊叫拼命向院门涌去,空气中立刻充满了各种臊臭味,不知有多少人被吓得屎尿齐流!

    “怎么回事?”天勒搂住抱头痛哭的荆娘问道。

    “奴家……奴家……呜……”泣不成声中荆娘也不知在说些什么。

    周围的惊叫,悍妇的惨嘶,弄得天勒心头一阵烦闷!

    “让她闭嘴!”天勒冲青虎叫道。

    青虎走到悍妇面前张嘴咬住悍妇的脖子,大头一抖,“咯”的一声,悍妇的惨叫轧然而止!周围有几个大着胆子留下观看的村民又发出一声惊叫转身就逃!没一会,院里院外除了两三个昏倒在地的妇人,全逃了个一干二净!

    一阵幼儿的啼哭声传来,天勒回头看去,石屋半敞的门缝中一个老头的皱脸哆哆嗦嗦的向外窥视。

    “屋里是你的孩子?”天勒问怀中的荆娘。

    听到孩子的哭声,荆娘身子一震,终于止了哭泣转身向屋中跑去,天勒扫了一眼周围,也跟了进去。

    屋中混暗,只点着一盏小小的松油灯,但天勒的眼力还是看到屋里缩着两老两小四个人。满脸皱纹的老头和老太婆应该是荆娘的公婆,一个十四、五岁的少年和一个十一、二岁的女孩应该是荆娘的小叔和小姑。

    “带上孩子,和我一起走!”天勒没兴趣打量其他人,对床前抱起一个三岁幼儿悠哄的荆娘道。

    荆娘看看天勒,又看了看屋中的几个人,迟疑了一阵,终于抱着孩子慢慢的走到他的身边!

    “不许带走我嫂子!”喊叫声中,那个十四、五岁的少年忽然拦在了走到门口的天勒和琼娘面前。

    天勒狠狠的盯着眼前的少年:“你叫她嫂子?!刚才她在你家院中被人打骂时你在哪里?”

    “那是……那是女人间的事情,男人不好管的!”少年被天勒恶狠狠的眼神盯得一阵心虚,喏喏的辩解道。

    “啪!”天勒抬手一个嘴巴将少年扇了个跟头:“家中的女人任人欺辱,连挺身而出的勇气都没有!男人?你连狗屁都不是!”

    “哥哥!”旁边的小女孩一下扑到少年身上,用身体护着少年,生怕天勒继续追打!

    天勒哪有兴趣欺负这样的小崽子,拉着荆娘走出屋门。

    “嫂子!”这次是女孩的叫声:“你真的要走了吗?”

    荆娘身子一震,停在门前眼泪扑簌而下,将幼儿小心的放在天勒怀中,回身缓缓跪下:“禾娘,今日之事你也看到,你哥离去,村中人已无法容我,奴家只有随娘亲姊妹在山中苟延避祸,爹娘体弱,你和勇梁好生照顾,嫂子……去了!”

    说完,荆娘对着屋中的两个老人磕了三个头,蹒跚而起接过天勒怀中的幼儿转身而去。

    “哼!”天勒可没那么好说话,对着屋中几人狞声道:“荆娘以后就是我的女人,尔等如若不服,尽管来讨!今日之事明天我要来讨个说法,否则,别怪我血屠了这下山村!”

    摔门而出,天勒抚着遍体鳞伤的荆娘慢慢的走出村庄,一路上,两边房屋的窗隙、门缝中,一双双惊恐的眼睛看着天勒和他身边兽性勃发的青虎!

    回到林中,梅娘等人看到荆娘伤痕累累的凄惨模样立刻惊呆,直到藜娘哭出声来梅娘和琼娘才流着泪,七手八脚的接过孩子,扶着荆娘在营帐中躺下!

    天勒转身奔进树林,随手摘了些草枝树叶,双手一搓揉成一团绿泥,喷上治疗的药物,回来涂抹在荆娘的伤处!上次给荆娘疗伤,是她昏迷的时候,这次总得装装样子!不过,疗伤药还是很快发生作用,不一会荆娘身上的痛楚便大大减轻。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看到荆娘的痛楚和情绪都缓解下来,天勒开始寻问道!那些该死的村民自然不能轻易放过,但他也要知道事情的经过。

    “前两日,村中来了一队士兵,将村中大多男子征召入伍,十五岁以上五十岁以下每户只留一名男子,包括奴家丈夫,村中一共被带走了一百多人,山村生活艰苦,缺了男人,今年冬天许多人家恐都难以熬过,村人绝望,便将愤怒发泄到奴家身上!”琼娘低声抽泣,今日回到家中不见丈夫,问了对她不冷不热的公婆,才知道丈夫被招去当兵!和平时期,当兵吃饷哪轮到他们这些山野村民!现在据说北疆告急,望月族狂攻锁云关,锁云关后方圆数千里内所有村寨城镇紧急动员,征召大量青壮男子支援前线,这时当兵,未经多少训练便推上前线,与送死无异,十之难还一二!

    荆娘心中难过,但日子再艰难毕竟也得过下去。哄了一会多日不见的孩子,荆娘便拾辍起家中活计。可没一会,屋外院中竟涌来数十村民,平日村中女人里最蛮横霸道的闩柱婆娘,闯入屋中劈手抓住她的头发拖到院中,院中竟聚满了男女老幼对她围殴痛骂。最让荆娘难过的是——屋中公婆、小叔、小姑竟无一人出来阻拦,原来村中早就传遍她和娘亲一家克了全村的流言!

    几个女人听着荆娘的泣诉抱头痛哭,天勒在村中听到众人漫骂时已猜到事情的大概,但现在仍然是怒火中烧:“娘的!老子的女人何时受过这等欺辱!”

    “不要哭了!”被女人哭得心烦,天勒沉声喝道:“早些休息,明日我去为荆娘讨回公道!”

    “相公不可!”梅娘听到天勒阴沉的语气,赶紧过来:“相公不可为了我等轻易涉险,村中虽走了许多男人,但还有一些凶悍的猎户,相公独自一人双拳难敌四手的!我等受些委屈不算什么,躲到山中有相公疼惜就是,相公万万不可冒险!”

    “不必多说了!”天勒抬手阻止梅娘和爬过来也要劝阻的荆娘:“几个拿着刀叉棍棒的山野村夫还没放在我的眼里!况且我已经让青虎咬死了一个恶婆娘,仇已经结下!如果不彻底制服他们,以后我出门打猎,他们要是上山骚扰你等,我如何能够放下心来!”

    天勒自然不会害怕几个猎户上山骚扰,能过得去守在山坳外林间的机械蜘蛛都是奇迹,更不要说大黑和青虎这一关,现在只是在梅娘她们面前找个借口罢了!梅娘她们心地善良,只知容忍,如果知道天勒却有屠村的想法恐怕会吓到她们。但天勒实难咽下这口恶气,明日杀几人立威那是肯定的!而且这个村庄正好处在山中别墅通往外界的必经之路上,以后如果带着梅娘她们出山去玩,留着这群恶心的家伙来回都要遇到一次,岂不是自找心烦!

    听到天勒如此说法,梅娘知道劝也没用,况且天勒说得也有些道理,村人恶毒她们可是深有体会。沉默了一阵,梅娘只好小声道:“相公,奴家知道你决定的事不该干涉,但请相公手下留情,不要多造杀孽!否则奴家等人就是在山中生活舒适无忧,也心中难安!”

    梅娘终还是感到了天勒看似平静外表下的隐隐杀气!天勒心道:到底是女人家,心慈手软,如果不是自己在这个世界上无所畏惧,依她求情岂不是埋下祸患!

    “放心,我晓得怎样处理,最多杀两个强横霸道的立威,不会大肆杀戮!”天勒搂住梅娘和荆娘轻抚安慰,这时当然要卖卖好:“荆娘身体还痛吗?安心休息,艰苦的日子到今天为止,以后再也没人敢欺辱你们!”

    (十三)

    (十三)

(十三)

- 御宅屋 https://www.123yuzhai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