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节

穿成逃跑小知青 作者:为我撩人

第19节

      可要是就这么走了,姜呦呦又觉得不妥,虽然程宝珠在谈论耿束的时候基本用陈述语句,就“白眼狼”三个字带有贬低意义,可这行为多少还是不妥的,尤其是被当事人听见。
    想到这,姜呦呦又在山林里找了一会,这次还不忘抬头往往树上,初见时候耿束就是在树上待着的,也许这回他又跑到树上去了。
    一边找一边小声喊,“耿束,耿束你在哪?对不起……”
    她不敢喊得太大声,音量基本只有三米左右能听见,放肆大喊效果会更好点,可姜呦呦到底知道这是在山林,不怕让村里人听见,就怕引了野兽。
    “耿束、吓!”姜呦呦找了会刚转过身,眼前就跳下一个人影,把她吓得差点没一屁股蹲,捂着心脏位置,定睛一看发现从树上跳下来的人是耿束之后,姜呦呦惊吓转为喜意,“耿束终于找到你了!”
    “做什么?”耿束语气冷淡,眼神带着疏离,让姜呦呦的喜意降了下来。
    随即,姜呦呦立刻端正表情认真道歉,“耿束对不起,我们不应该在背后议论你,我向你道歉。”
    “有什么好道歉的。”耿束语气更淡,“都是实话。”
    啊?
    “嗤。”耿束发出了笑声,脸上却没半点笑意,“程宝珠说的没错,我就是个白眼狼,我抛下我大伯去享福,他重病我都没回来床前递过一次药。我还认贼做母,连亲生母亲都不要,所以活该现在无父无母。”
    “我就是这样一个白眼狼,姜呦呦,你有什么好向我道歉的?”
    他看着她,又像在看别人,那逝去的,那没法再认回的,一个个……耿束眼里浮上来厌恶。
    被这样的眼神看得心中一惊,姜呦呦说不出心里是什么感受,等她反应过来,却发现自己已经不由自主地了拉住了耿束的手腕,隔着衣服都能感受到皮肤的炙热。
    耿束的眼里少了几分虚无,那种快要陷进去的视线拉了回了,重归现实,他看了眼手腕上的纤细手指,一黑一白,一粗一细,界限分明。
    尔后,眼皮撩起,耿束静静地看着姜呦呦。
    四目相对,看清了耿束如今眼神的姜呦呦却蓦地松口气,她没有放手也没有退缩,难得大胆地迎着他的视线。
    “耿束,你不是那样的人,我知道。”
    即便是他亲口说的,姜呦呦也不相信,而且他说这些话时,那冲着他自己的自我厌恶和竭力隐藏的痛苦,她都一清二楚。
    “你是最好的耿束。”
    怔愣、讶异,在确认那目光是诚挚信任之后,淡漠的眸子似迸出灼热的光。
    “姜呦呦,以后我养你好不好?”
    第35章 家里来信   短小君
    回到女知青宿舍躺在床上,姜呦呦还是一脸恍惚,她不知道事情是怎么发展到这一步的。
    她一开始只是想去找耿束道歉不是吗?为什么最后会发展到耿束跟她告白?
    对吧,是告白吧,不然在这个年代,非亲非故,谁会开口说要养一个人?
    姜呦呦完全不敢回想,当耿束说出那句话,她怔愣之后反应过来,自己落荒而逃的样子有多傻。
    她竟然红着脸就跑了?还差点摔了一跤,耿束眼疾手快扶起她后对着她的脸突然就笑了,不是之前那种自我嘲讽的笑,而是雨后初霁那种明朗的笑容,还有几丝明悟在里面,他明悟什么了?
    姜呦呦把头埋在枕头里,只觉得连耳朵都是烫的。
    “怎么办啊……”姜呦呦思绪纷乱,脑袋都成一团浆糊了。
    她想躲着,可是下午照样还是要上工的,整理整理心情,强装镇定去上工了。
    “呦呦,你没事吧?”一到地里头,程宝珠就立马凑过来了,低声询问她中午的事,眼睛在她身上打量,生怕姜呦呦被耿束揍了。
    尽管在山上的时候姜呦呦再三保证耿束不是那样的人,但耿束留给村里人的印象过于深刻,程宝珠哪里敢完全放下心,这不,一上工就凑过来了。
    姜呦呦摇头表示没事,耿束不是那样的人。
    程宝珠不大信,但见姜呦呦确实没事,整个人就放心下来,内心再次坚定以后再也不在背后说人坏话了,像今天这样多尴尬。
    因为还是上工时间,即便程宝珠想跟姜呦呦继续聊天,也不好太过明目张胆偷懒,故而两人也没多聊这件事,就此便略过。
    心里担着事,姜呦呦上工有些心不在焉地,但她做的是轻省活,倒也没出什么错。
    就这么一下午过去了,姜呦呦没看见耿束,心里说不出是松了口气还是怎么样。
    而且不知是不是她倒霉的日子终于过去了,就在这天傍晚,她终于收到了来自家里的信件和包裹!
    终于不用饿死了!
    姜呦呦简直要喜极而泣,家里寄来的点心零食和十来块钱真是一场及时雨,解决了姜呦呦生存的困扰。
    而在附带而来的信件中,姜呦呦也知道为什么这包裹会这么迟来,是因为家里小侄女生了场重病,家里人被弄得一团遭乱,一时耽搁了,现在小侄女身体正在痊愈,父母才腾出空来给她寄东西,因为迟寄了,还多买了一个昂贵的肉罐头给姜呦呦,是给她的补偿。
    不得不说家里人还是很疼爱姜呦呦这个女儿的,哪怕姜呦呦是个‘后来’的,也不免为这关心感到温暖。
    只是可惜了,他们真正的女儿,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上了。
    姜呦呦略微伤感,也不知道女配在她那个世界过得好不好,她的父母家人会发现不妥吗?
    得不到的答案啊……
    因着家里这一出,姜呦呦因耿束而起的波澜暂且被抛在了脑后,直到第二日再见到耿束,这才想起昨天的事。
    耿束,养她的意思是?
    第36章 她的回答   预祝小仙女们春节快……
    耿束用行动来表明他是什么意思。
    姜呦呦看着毫不避讳在她身边干活的耿束,脸蛋有些红,“耿束,这些活我会干的,你去做你的事吧。”
    “我跟大队长申请了,这块地咱两负责。”耿束一边说话一边干活,镰刀挥舞得风生水起,没多久一片杂草就清理了出来,按照这速度,不用多久,大概半小时他就能把姜呦呦半天干的活给干完。
    姜呦呦说服他不过,又不知道说什么好,索性低头一块干活。
    耿束也没说话,不过除草的间隙瞥一眼旁边认真干活的姜呦呦,嘴角不自知地翘了起来。
    如姜呦呦所料,这一块除草的活没多久就让耿束给做的只剩一个小角落,然后耿束收手了,“不着急,剩下的你慢慢来。”言外之意就是慢慢磨洋工,干到下工去。
    姜呦呦:说好的刚正不阿呢?
    耿束给姜呦呦干完大半的活,自己才跑去干他另外一份活,毕竟是准备要养家的人,要勤快才养得起。
    单方面被养家的姜呦呦:我什么都没答应……
    就这样一连三天,别说姜呦呦,整个村子的人都知道耿束想跟姜呦呦处对象了。
    之所以要三天才敢确定,那还是因为大家心目中的耿束是个煞神的存在,一般没人敢把处对象这事和他联系。
    如今看他像其他年少慕艾的小伙一样给心上姑娘干活献殷勤,大家伙总算回想起来,哦,耿束原来也是个想娶媳妇的年轻人!
    这样一想,耿束好像也没有那么可怕了呢。
    外界的想法耿束是不知道的,即便知道了也不在意,他在意的也只是姜呦呦的想法。
    姜呦呦有想法吗?
    有,那就是——
    “对不起耿束,我们还是保持距离吧。”把作为谢礼的手工皂送给耿束之后,姜呦呦还是拒绝了他。
    拿着礼物的耿束闻言脸色当即落下来,手蓦地攥紧,目光望向姜呦呦。
    那视线太过凝重,姜呦呦一时有些承受不住地躲闪了。
    “你……”耿束想要质问你什么意思,可最后落到嘴边的却变成,“我有房,有工作,能挣钱,会干家务,如果你在意我现在是农村户口,回头我想办法转一下…还是,你嫌弃我脸上的疤…”
    哪怕是用僵硬淡漠的语气说出来,姜呦呦依旧觉得鼻头发酸眼眶发红,她不是这个意思不是在意这个,而是她完全没想好要结婚过日子。
    尽管姜呦呦对耿束不是完全不心动,她承认一开始确实很怕耿束,可后来相处之后,他对她的照顾也确实有让她喜欢,在耿束没挑破之前,这喜欢是模糊的,而当更是挑破并出击之后,她才认真考虑他们之间的问题。
    如果放到穿越前,她原本生活的那个时代,耿束跟她告白,姜呦呦敢肯定自己有八成会答应,因为耿束长得好看,脸上那道疤完全不觉得丑,更像漫画脸,又帅又酷,很能撩人,而且他还对她好,喜欢她,她也有些喜欢他,在一起谈个恋爱完全不是事。
    可这不是上一世,而是七十年代,不以结婚为目的的恋爱就是耍流氓的年代,她从没想过自己要这么年轻就要谈以结婚为目的的恋爱,尤其这时代恋爱定亲结婚的速度都非常快,不管是相亲介绍还是自己自由恋爱,一旦确定关系,马上就能进入下一阶段,姜呦呦想要慢慢谈从而更加了解对方,合则聚不合则散的想法是不切实际的,既然如此,那她就不应该吊着人家,早早说清楚才是对双方负责。
    哪怕这个时候全村都知道耿束喜欢姜呦呦想跟她处对象,但并没有什么妨碍,这只是少年慕艾,她拒绝也不会有多少影响,参考之前替原主干活的小伙子们就可以了,人们顶多会说两句姜呦呦漂亮引得小伙都喜欢,或者眼光高还打着主意回城,不算什么差劲的桃色绯闻,对耿束的婚恋市场也不会有影响。
    反而若是她答应耿束处对象然后和平分手,或者一直拖着不结婚只是谈恋爱才会被人说嘴。
    姜呦呦有时候可能天真傻气了点,但这种事情她还是看得明白的,想要像前世那样谈对象在这个时代是不可能的,同时她也清楚错过了耿束日后想结婚也不能先认真谈个三五年恋爱,可她的人生规划确实还没有结婚这一选项,所以她只能拒绝耿束,不要耽误他。
    “我不觉得你脸上的疤痕难看,我也知道你很厉害很有实力,不过,我目前还不想谈恋爱,对不起耿束。”鼓起勇气说完这段话,姜呦呦忍了会见耿束没说话,怕自己会掉眼泪她便转身匆匆离开了。
    虽然没想要这么快结婚,虽然拒绝了,但是,毕竟她也有那么些心动啊。
    转过身的姜呦呦快速抹了抹眼泪,还是,结束了啊……
    第37章 掉进河里   一眨眼小半个月过去……
    一眨眼小半个月过去了,原本因为公粮问题而被关小黑屋的赵兴家也放了出来,学校那边已经被开除,被放出来后赵兴家直觉无颜见人,往家里一躲,直接当鸵鸟了。
    姜秀婷一看赵兴家这怂样就为上辈子的自己不值,好在有了重来的机会,她不会再嫁给这个一无是处有污点的人,相反,这辈子要和这么烂的人绑在一块的,将是姜呦呦。
    之前耿束表现出追姜呦呦的样子,姜秀婷心中还不忿过,有耿束那个煞神在,姜秀婷真没胆子动手。
    可谁曾想耿束的热乎劲也才两三天,这小半个月都没见他靠近过姜呦呦,两人即使碰面,也是一个冷漠一个躲闪。
    姜秀婷保证他们出了问题,详细的不清楚,但耿束肯定不会跟姜呦呦在一起处对象了,她一连观察了好久,终于可以确认两人闹掰。
    想想这段时间压抑自己,还曾把身体给转运娃娃使用,自身运气转变却进展缓慢,姜秀婷就是一阵憋屈。
    如今,她就要来把大的。
    看着赵兴家的方向,一个计划在姜秀婷心里慢慢成型。
    ——
    一大早,竹溪生产队就忙活了起来,因为今天是鱼塘放水捞鱼的日子。
    往年,鱼塘的鱼基本都是年尾才捞的,但今年情况特殊,耿束给生产队拉了单。
    镇上厂子马上过中秋,这年代厂子中秋节是有福利发放的,耿束不知怎么跑的,让几个厂子同意采购竹溪生产队的鱼来作为节礼发给工人。
    鱼苗是很早放下的,这个时候也不算小了,抓个头大的,还小的放回去,养到年尾,社员也不怕没鱼吃。
    而且哪怕没有鱼吃,社员们也乐意,因为这鱼卖给单位跟卖给收购站,价格可没有可比性,虽然都是公家。

第19节

- 御宅屋 https://www.123yuzhai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