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节阅读_16

手术台风云 作者:脂肪颗粒

分节阅读_16

      “你在想什么?脸这么红,还想要吗?”一个戏谑的声音响起。
    “你!”
    “如果你想要我也不介意跟你继续,不过我们已经出来很久了,刚才我还听到有人走过来推了推门。如果不想被人发现我们在这里干了些什么的话,我建议你还是穿上衣服吧。”男人捡起地上凌乱的衣物展开,披在荻野雅丽的肩膀上:“我可以转过身去,不看你换衣服。”
    两个人回到餐室的时候,两边的人还在很热烈的交谈着,看到二人并肩回来都露出些许好奇的神色。
    千代子笑着问:“哦,原来洋次和雅丽小姐一起,我们刚才还在说怎么两个人都离开了这么久,是不是一起出逃了呢?呵呵,原来你们两个是私下说话去了。”
    惠子也满意的笑了,只是注意到女儿凌乱的头发有些奇怪:“雅丽,你的发髻怎么散了,真是失礼。”
    雅丽尴尬的看了身边的男人一眼,只见他彬彬有礼的鞠了个躬,表情认真:“很抱歉,都是我不好,让各位长辈久等了,刚才是我拉荻野小姐出去散了散步,结果不下心撞散了发髻。”
    “呵呵,没什么大不了的,清水医生还这样郑重其事的道歉。”
    清水洋次微笑着朝荻野雅丽欠了欠身:“荻野小姐,请先入座吧。”
    荻野雅丽对眼前这个装模作样的男人轻轻一哼,走进了房间。
    这天相亲结束后,千代子很兴奋的跟洋次说:“看来荻野家的先生和太太都对你很满意呢,荻野小姐怎么样?你们一块出去这么久都说了些什么?她对你有什么感觉?”
    清水洋次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喷瓶,瓶子里装着一些很有效的催情剂,他把瓶子在掌心转动了几下笑着说:“她有什么感觉?一定是很不错的感觉。”
    阿芳是松本由美的助理,她们曾经是一起在孤儿院长大的姐妹,由美比她大好几岁,小的时候总是带着她一起玩,长大了各奔东西很多年。直到有一天她们以明星和经纪人的身份重新相遇,不得不感叹人生的境遇十分奇妙。
    四十几岁的由美姐到现在都还没有结婚,但是阿芳知道她的一个秘密,那是由美姐亲口跟她说的。其实很多年前她生过一个儿子,但为了事业,她把自己的儿子送给了孩子的父亲抚养。可是最近突然知道原来那家的太太把她的儿子丢进了孤儿院,而由美姐却一直以为那女人的孩子是自己的儿子。
    最近她像疯了一样时不时歇斯底里的喊叫,工作也处理的乱七八糟。她们都是孤儿院长大的,知道那里生活的艰苦,阿芳知道由美很难过。她很担心她,所以几乎天天过来陪由美。
    走进由美家的住宅,屋子里静悄悄的,阿芳以为由美还没有回家。她把刚刚买回家的食物放进厨房,然后把洗浴用品摆在洗手间。谁知刚打开洗手间的门,就吓得她尖叫了一声。
    “由美姐!由美?!”
    松本由美赤果着身体坐在浴缸里,双眼呆呆的看着前方。
    “由美姐你没事吧?你在这里面干什么?!水都冰凉了,你在这里面坐了多久,快出来吧。”阿芳摸了摸由美的胳膊,一点温度都没有。她整个人浑身上下的皮肤都泡的惨白了,不知道一个人在浴池里泡了多久。
    好不容易把她从浴室里拉出来,由美却坐在床上一动不动,一句话也不说。
    “由美姐,你到底怎么了?你说句话啊,是不是,是不是有那个孩子的消息了?他怎么样?”阿芳跪坐在由美脚边问她。
    由美却忽然失声痛哭,她捂着脸:“我不应该把他送去他家的,即使随便找个认识的人养也好过送去他家,都是我的错,这全都是我的错……”
    听由美说完事情的始末,阿芳也不敢置信的呆坐在地上:“什么?没有送去孤儿院,而是随便把孩子扔在了一辆计程车上。这怎么会?怎么这么残忍?”
    看着由美失魂落魄的样子,阿芳忍不住安慰:“由美姐,你别这样,那个孩子不会有事的。你总是这个样子,身体会搞垮的。而且都已经过去这么多年了。”
    “你懂什么!你懂什么!”由美忽然大声喊叫道,眼神疯狂起来:“那个女人居然敢扔了我的孩子,我要报复她!我要报复她!我也要让她尝尝失去孩子的滋味!让她尝尝我的痛苦!”
    ……
    正志这天回家的时候,杏子正笑呵呵的坐在桌前看电视,桌子上摆着几片橙子皮和几瓣切开的橙子。
    “你回来了?怎么回来的这么早?忘记带东西了吗?”杏子起身迎接回家的正志,奇怪他今天刚出门没多久就回家了。
    “杏子,我给你看样东西。”正志慌张的掏出口袋里折了好几折的报纸,打开的时候手还有些哆嗦,差点就把薄薄的报纸撕破了:“你看这里,看这里。”
    杏子接过报纸看了看,脸色瞬间变了,她嘴唇有些哆嗦的问:“这个,这个,该不会是?”
    “恐怕是的,就是哲也。”正志盘腿坐在地上,叹了口气:“是大和告诉我的,听说这则消息在报纸上刊登了三个多月了。都已经过了二十多年了,怎么会忽然就想要找呢?”
    杏子把报纸丢进垃圾桶里:“没什么大不了的,我还当什么大事呢。你去上工吧,对孩子什么也别说。”
    “怎么能什么也不说呢?我早就说过我们还是告诉孩子。”
    “我说了不准说!就是不准说!”杏子忽然怒不可遏的吼道。
    “杏子……”
    “去上工吧,没什么大不了的,我们一家过的和和美美的,干嘛一定要找不自在。他们喜欢登报就一直登好了,登到死也不会找到的。”
    ……
    三月份时,医院的樱花已经开遍了,到处是是一片热闹的景象。病人们躲过了寒冬,喜欢在医院的庭院里欣赏灿烂的盛开着的各种鲜花。有一些小孩子的家长瞒着医院偷偷夹带烟火棒进来,晚上的时候带着孩子在樱花树下放烟火棒,结果被值班护士大骂一顿。
    新的时节有新的气象,从上个月起,哲也就天天用动物心脏做移植练习。院长特别放宽了他的工作量,既不用值班也不用坐诊,天天在办公室里磨练技术就能拿钱。而一切的准备都是为了今天,哲也还记得几天前院长在例会上宣布要由他来做大型心脏移植手术时,会议上的喧闹和争执。
    院长最后力排众议,让他来负责只有国外的高级医生才能动的心脏移植手术。不知道是什么人走漏了消息,结果今天一早就有几个记者守在医院的门口。
    一些医生遇到哲也的时候会酸酸的说上一句,辰田医生一定已经准备的很充分了吧?或者辰田医生一定有把握成功吧?
    哲也在走进办公室的时候,遇到了一大早就等在这里的明一,结果发现明一脸上黑黑的眼圈。不知道为什么,明明是他要做手术,结果明一这家伙看上去比他还要紧张。整整一个月的时间里,他经常会没头没脑的打个电话过来督促他赶紧练习,或者在他休息的时候忽然冒出来训上他一顿。所以这段时间哲也都是躲着明一走。
    “你怎么来的这么晚!”明一生气的走过来,白大褂在他身后随风扬起,显得气势汹汹。
    虽然哲也一点也没迟到,不过避免麻烦期间,哲也老老实实的道歉说:“对不起,有点晚了。”
    “辰田,你千万不要紧张。”紧张兮兮的明一仰头看着哲也认真的说。
    “呃……是。”
    “你真的有把握吗?如果没有把握现在就放弃也可以,我去跟院长说。”
    “前辈,我已经准备了很久,手术本来就是要冒风险的,你不要太担心。”
    听到哲也安慰的话,明一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可过了没一会儿,他又慌张的说道:“如果你紧张的话,就多做几次深呼吸。”
    “呵呵,前辈,这又不是我第一次进手术室。”
    “你傻笑什么!”明一恼怒的说:“一点紧张感都没有,你知不知道这次手术有多重要,不仅仅事关我们医院,也有关你的前途!”
    “呵呵。”哲也忍不住又笑了,刚才还在说让他不要紧张,结果马上又责怪他一点紧张感都没有,这家伙还真是可爱的紧。
    “你还笑!你笑什么?!”明一瞪着哲也大声斥责道。
    “没笑什么,不过前辈,你越来越可爱了。”
    哲也不过是随意的一句话,结果却让明一的脸刷的红了。
    “我知道前辈是紧张我,不过正如我过去所说的,成为医生的那天起就要肩负起责任。手术都是伴随着风险的,可是我会尽我全部的努力去拯救病人,牢牢地抓住他的生命,不会随意让生命从我手下逝去。所以,请你对我有点信心。”
    “你,你加油……”明一有些不好意思的动动嘴唇,脸色更红了。
    “是,那么我现在要去准备了。”
    高个黑发的青年大步离去,白色的衣摆轻轻舞动。
    明一站在原地愣愣的凝视着青年离去的背影。
    17、第十七章
    第二天,报纸上刊登了一小则新闻。
    “近日,一位名叫的患者在山里纪念医院成功的接受了心脏移植手术。今年40岁,在接受手术前患有严重的心脏衰竭,山里纪念医院为其左右瓣膜心脏进行了置换手术,并获得成功,相信不日就可以出院。心脏移植手术的成功率低下,在我国仅有过几次成功的案例……”

分节阅读_16

- 御宅屋 https://www.123yuzhai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