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节阅读_127

当帝王穿成流氓 作者:石头与水

分节阅读_127

      如今,大桥还未建好就出事了……
    小鱼直觉就觉着事情不简单。
    余同不在家,小鱼就去了杜家何府,何富贵那里。
    何富贵现在算是华侨了,他与杜子若移民后,正式注册结婚。不过,俩人移民未搬家,还在这里住着。小鱼跟何富贵是老朋友,他一去,何富贵吩咐佣人添了两道小鱼爱吃的菜。
    小鱼笑嘻嘻地,“我爸不在家,我一个人吃饭没意思,就过来蹭饭了。”
    杜子若道,“去年酿的梨花白刚开封,小鱼来的巧,正好尝尝。”
    何富贵开始吹嘘他自酿的好酒,“可不是外头那种糊弄冤大头的酒,小鱼,我保管你活了二十年也没喝过这么好的酒。你喝了我家的梨花白,才知道什么叫酒呢。”
    “我不信,我爸也会酿酒,还有上回我送你的,孙爷爷给的虎骨酒,那不是酒?”
    “我带你去酒窑里开开眼。”何富贵生性喜欢显摆,偏值得他显摆他朋友没几个,于是,只好对小鱼显摆了。
    小鱼就跟着何富贵去了,他对杜家的熟悉,仅次于自己家。
    何富贵悄声问小鱼,“是不是跨江大桥的事,大余哥在忙啊。”
    小鱼道,“还不知道呢,他在电话里没说。不过,这事报纸上都登了,可不是现在才发生的吧。我爸在家里不说这些事,富贵哥,难道你消息比我还慢。”
    何富贵半眯着小肉眼,一幅奸相,“你啊,真浪费了大好资源。”
    “快,跟我说说。”小鱼耳朵竖起来准备听小道消息。
    “你还是去问大余哥吧。”何富贵掐小鱼的嫩脸一记,偷笑的八卦着,“大余哥还没得手呢?”
    “你说什么呢。”小鱼给了何富贵一拳,气哼哼的威胁着,“你再乱说,我不揍死你!”
    “唉呀唉呀,你这是要造反啊,敢打你哥哥。”
    小鱼推着何富贵,“快去拿好酒,一会儿送我个十坛八坛的,我带回去喝。”
    “还十坛八坛?你可真没野心啊!我们拢共才酿了多少?”何富贵带着小鱼到地下酒窑,小鱼一瞧,得存了半窑酒呢,小鱼撇嘴,说何富贵小气,“这么多,给我十坛八坛算什么?”
    “你知道啥,这是我跟老杜的新婚蜜月酒,拢共酿了一百坛,象征着我们百年好合、白头到老呢。然后,每年只能喝一坛,多一口都不能喝。还送人?美死你。”何富贵挑了一坛,小鱼瞧一眼,上面还贴了张大红纸,上面的毛笔字非常不错,写着:在天愿做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何富贵显摆,“我家老杜的字,漂亮吧?”
    小鱼叹道,“天长地久有时尽,此恨绵绵无绝期。字是好字,就是这诗的出处不大吉利啊。”
    何富贵踹小鱼一脚,“你懂什么。去,开门。”
    小鱼贼兮兮的笑,“不过,富贵哥你这富态,倒也跟杨贵妃差不多了。”
    何富贵气的直咬牙,“一会儿非打你屁股不可。”
    小鱼根本不怕何富贵的威胁,有杜太子在,何富贵敢摸他屁股一下,杜太子得把何富贵屁股做穿。
    小鱼在杜家吃了顿饭才回家,因小鱼喝了些酒,何富贵让司机送小鱼一程。
    余同夜半归家时,小鱼已经睡熟了。
    小鱼已经二十岁了,少年时的轮廓渐渐长开,露出些许硬朗来,只是遗传基因作祟,小鱼再硬朗也硬朗不到哪儿去。
    余同摸了摸小鱼的脸,细腻温润,如同软玉。
    喝了一点酒,小鱼总会睡的很熟,故此,余同对他又摸又亲的事,小鱼也不大知道。
    原本,小鱼对跨江大桥的事也很好奇,想着在余同这里听些内\幕八卦啥的,不过余同这几天实在太忙了,天天早出晚归,直待小半个月后,余同才渐渐恢复了正常的节奏。
    小鱼跟余同打听,“跨江大桥怎么样了?”
    “没怎么样,冯家老爷子还在,总不会把冯家人怎么着,不过是找两个替死鬼出来以平民愤罢了。”余同道。
    “就这样?”小鱼问。
    “还能怎样?”余同反问。
    小鱼泄气,“算了,又不是咱家的事,管他呢。这姓冯的也是,赚钱没够,当初,城南的地皮也是他拔的尖儿。看他建的这桥,还没开通就塌一半儿,他建的这是跨江大桥么,不知道的还得以为他建的是奈何桥呢。”
    “这种人品,能盖出啥好楼来,别还没住人就倒啊。赚钱赚的黑了良心,早晚遭报应。”小鱼热血尚在,故而愤愤不平。
    101、结局章
    小鱼很有自知知明,现实总有太多的无奈,何况有些事,除了无奈,他本就是啥也干不了,也只能像愤青一样,骂几句表示一下愤慨罢。
    因为余同闲下来,小鱼就没去公司,父子两个在家过周末。并没有什么特别的节目,一道去超市买了些食材,做了一桌子好菜,像猪一样在家歇了一天。以前小时候,小鱼嘴上不说,其实心里很盼着余同安排些意外的节目啥的,譬如,去公园、游泳、会所吃饭、或是骑马、打猎。这些事,对少时的小鱼很有吸引力。
    不过,随着年龄渐渐长大,小鱼眼瞅着就要大学毕业。这些玩的东西,小鱼玩儿的也差不多了,有许多,小鱼没兴趣的也被朋友拉入圈子开了眼界,长了见识。
    越是如此,小鱼好像对这些事渐渐失了兴致,反倒是喜欢有空在家休息,做做饭,喝喝茶,收拾一下家务。
    小鱼坚持不请保姆,他不喜欢自己家里出现外人。
    小鱼常会跟何富贵说自己的心事,躺在杜家何府的花园里,小鱼喝口放了冰的西瓜汁,道,“富贵哥,以前我特喜欢出去玩儿,就是去公园我也高兴,现在,我就想呆在家里。”
    何富贵道,“这有什么奇怪的,以前你天天干活,哪里有空出去放松,当然想出去的。现在你应酬的多了,就想过点儿清静日子。”
    “富贵哥,你想过什么样的日子?”
    何富贵斩钉截铁,“有老杜的日子。”
    何富贵望向小鱼,淡淡道,“小鱼,你知道人们为何要拼命的挣钱、往上爬吗?”
    “过好日子呗。”
    “不单是为了吃好喝好过好日子。”何富贵望着远方天空悠悠白云,“其实,你想想,现在已不是几十年前的饥荒年代。起码,正常人,吃饭是没问题的。什么叫好日子呢?山珍海味已经不再是绝对的奢侈品。拿我们现在说,与以前比有更大的房子,更好的车,更优渥的生活。如果不出意外,小鱼,你会更有钱。更有钱的生活,与你现在的生活,已经不会有什么太大的不同了。”
    “但,我们依旧会继续往高处走,为的是什么呢?”
    “我认为,为的是自由。”
    何富贵道,“钱,代表自由与平等。”
    “这世上,悲惨的事情太多了。而那些悲惨的事往往发生在贫困的家庭。有个词叫‘贫困无助’,贫者,无助。这就是现实。”何富贵道,“不论有多少政客在粉饰太平,在吹虚蛊惑,在蒙蔽欺骗,而生活是真实的。我们不想落到贫者无助的份上,所以,要上进,要有钱,要掌握更多的社会资源,要少受委屈,要活的痛快。所以,我们需要钱。”
    “钱,是世间通用的度量工具。”
    “用钱来度量幸福,让许多专家来说,多么狭隘。但,实际上,现在,已经没有比这更好的度量工具了。”
    “有了好的生活,再得一心人,白首不相离。”
    “这是天赐予幸运者的福气。”
    “小鱼,不要错过那个能爱你一生一世的人。”

分节阅读_127

- 御宅屋 https://www.123yuzhai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