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节阅读_126

当帝王穿成流氓 作者:石头与水

分节阅读_126

      苏霜就在余家住了下来。
    这种节骨眼儿上,苏霜从家里跑出来,直接来到余家。本身就是一种选择和信任,余霜现在的身体,余同和小鱼都不会让苏霜住到外面去。
    正好赶上过年,余家滋补的东西极多,小鱼常会翻着花样的给苏霜做菜吃。
    这一年,苏霜就在余家过的年。
    也不知苏霜怎么跟家里说的,苏霜这种情况,她家里也没人过来看看她之类。小鱼是个细心的人,早注意到这些,自此照顾苏霜更加用心。
    过年后,苏霜在小鱼住的小区里找了套房子,这小区的房子相当老,折迁的话传的多少年至今未拆,50几个平米的老房子,小鱼帮着讲了讲价,也要千数块一个月。
    其实苏霜就住余家也无所谓,小鱼对女人没啥绅士风度,对孕妇则完全是另一张脸孔。若非苏霜早过了做梦的年纪,说不定得误会小鱼是在追她呢。苏霜坚持要搬,“朋友是救急的,反正住的近,有事我会叫你帮忙。但,没有一直住在你家的理。”她学校里也有要好的同学,不过说到朋友,小鱼是最有担当的一个,所以在这种关头,苏霜第一个想投奔的人就是小鱼。小鱼是个仗义的人,她却不能不讲理,现在因人家心好就死赖在人家不走,以后孩子生下来要怎样?
    小鱼说半天说不动苏霜,只好帮她搬了家,还从网店里拿了不少衣裳给苏霜穿,“批发价给你。”
    苏霜道,“记账记账,现在我的钱得一分掰两半花。”
    小鱼根本没打算跟苏霜要这个钱,问她,“学校可怎么办?”
    “凉拌。”苏霜已经决定要生孩子,完全豁出去了,道,“也没人规定大学生不能在校生孩子,明年我就是大四了,医生说产期就在暑假,不耽搁大四的功课。顶多是有些闲话,我又不住校了,管他呢。谁爱说什么谁就说什么吧。”
    小鱼想想也是,对苏霜道,“你记得随身带手机,有事情打我电话。”出租屋里空调洗衣机家俱啥的虽然旧,好歹都能用。只是没电视,小鱼从家里搬了台旧的给苏霜,再把苏霜的电脑从学校宿舍里拉回来,笨重的台视机,当初苏霜买的时候就是二手,如今还能运转已是十分难得,开机要五到十分钟。苏霜说了,只要能开机,她就继续用。
    给苏霜装电脑时,苏霜接到了家里的电话,小鱼其实真不是故意偷听的。实在是苏霜租的房子不大,这屋放个屁,那屋就能听到。
    “没钱了,钱我得存了生孩子用……对,孩子生下来……房子没钱就不要翻新,苏雷要娶媳妇,我有钱拿钱,没钱也拿不出来。再说了,苏雷只是给我叫姐,又不是给我叫娘!我没义务给他拿钱盖房娶媳妇!”苏霜已经是个非常开朗的人,不过怀孕时情绪不是很稳定,手机很快就挂断了。过了一时,苏霜才从隔间出来,脸上已经是欢喜的模样。
    苏霜就是这样的人,她很少会哭给人看,用苏霜的话说,没人愿意看到别人一张哭脸。她也不需要别人的怜悯、同情与安慰。
    很久之后,小鱼知道,苏霜的家里,家里条件不是很好,苏霜成绩优秀,一路从小学到高中,都是县里第一,没有花过家里一分学费,然后念到大学。
    其实,在大学里,苏霜已经是罕见的会挣钱的女孩子,她的课余时间大部分用来挣钱,家教老师也做,商场促销也干,只要有空,苏霜总是尽可能多的挣钱。她的学费、生活费,都是自己赚出来的。额外的,还能补贴家里。
    父母当然也疼女儿,只是更疼儿子一些。
    有个会挣钱的女儿,亲生姐弟,姐姐补贴弟弟,合情合理。
    其实,世间并没有这许多理所当然的合情合理。
    合情合理惯了,就成了一种债。
    苏霜很庆幸她留下了这个孩子,在很多时候,苏霜总会觉着,正是苏留,让她有了自我与自己的生活。苏霜早早的给自己的孩子取了名子,不论男女,都叫苏留。
    如同苏霜所料,她的肚子越来越大,怀孕的消息自然是掩不住的。学校里总是颇多议论,只是如今社会,纵使学生怀孕,也没有劝退的道理。苏霜只是顺势退出学生会,除了课业便全幅身心的打理她与小鱼的培训班。
    培训班刚刚起步,只是简单的装修过,胜在干净整齐。这里的一张桌子一把椅子一纸一笔,都是苏霜与小鱼亲自挑选的。苏霜珍惜这个培训班,如同珍惜自己的孩子。
    苏霜在这里既兼着管理,又是培训老师。一个人干两份工作,自然拿两份工的钱,甚至苏霜都想住到这儿来。
    还是小鱼说,“你住这儿,要是半夜里想生孩子可怎么办?这离我家太远。再说了,临着马路,车多人多,吵的很,不利于苏留成长发育啊。”
    于是,苏霜只好打消了这个念头。
    这一年的毕业季,小鱼升大三。苏霜大四,于医院产下一子,苏留。
    100、第一百章
    在许多年后,苏霜都无比庆幸,她有小鱼这样的朋友。
    她坚持把孩子生下来,为此,苏霜精打细算每一分钱。小鱼平日里抠巴的很,这时候,也给了苏霜很多不是可以用金钱计算的帮助。
    未婚生子,有钱是第一方面,孩子的准生证、户口啥的,都是余同帮忙办理的。苏霜生完孩子的头一个月,连月嫂保姆都是小鱼帮她把关联系的。好在苏霜算神通广大,她还从老家忽悠了个远房表姐过来帮她看孩子。
    刚出月子,苏霜就重新去培训班工作。
    小鱼说了,多休息几个月也无妨,就当给员工带薪休假了。苏霜却不同意,先时待产再加上坐月子,她已经休息了将将两个月,哪怕不放心苏留,她也得出来工作了。不然,她永远放不下苏留。
    相对于苏霜的风风火火,小鱼是极细心的一类人,待遇上他当然不会亏待苏霜。平日里,小鱼还不忘给苏家带些水果、营养品之类。营养品大都是余同拿回来的,以往小鱼常搁网上卖掉,现在有了苏霜,就给苏霜吃。水果是小鱼自家买时,总会多买一份,渐渐的也摸到了苏霜的喜好。
    如今的苏霜,早已不是在大学时还对爱情怀有一段憧憬与梦想的苏霜。苏霜有感于小鱼的细心周到,感叹道,“小鱼,在我还没爱上别人之前,你若是想娶我,跟我说一声,不必求婚,我就嫁。”
    小鱼笑的眉眼弯弯,抱着苏留抖来抖去,“我已经是苏留的干爹了啊。”
    苏霜微笑,哪里有女人配得上小鱼呢?生活的重负偶然间总会让苏霜有一种难以负荷之感,她是咬牙咬出血来的在强撑。偶尔,她实在期待电视剧中自天而降的男主临世,帮助她,走过这一段艰难。
    可惜的是,生活不是连续剧。现实,也并没有自天而降的男主角。有的,是她的朋友,小鱼。
    苏霜的话只是玩笑话,她并不是个自卑人,也自知是配不上小鱼的。在这个世故的年代,小鱼的好,真的是要慢慢的品味才能知晓。
    待苏留大一些,培训班的规模较原来已经扩大几位,这当中,苏霜功不可没。如今,苏霜身边已有两个助理协助她的工作,拿到学位证后,苏霜迅速的转为全职。而且,她现在不再兼职代课做老师,小鱼单辟了一间办公室给她做经理室。
    小鱼顺势载苏霜回家,苏霜道,“你看新闻了没,在建的跨江大桥,还未完工呢,就塌了一截。”
    “嗯,我爸晚上不回家吃饭。”尽管许邵池分管的是文教,省里但凡有啥大事,也会跟着忙一阵子,纵使不忙,总要摆出忙碌的模样才好看。余同身为许邵池的秘书,自然是老板怎么做,他怎么做。
    这两年,许邵池愈发的器重余同,余同还分到了一套福利房,价钱便宜的很,小鱼高兴了足有一个月,交了房后,简单的装修过,小鱼跟余同就搬了新房子,家里原来的房子给苏霜住,倒叫苏霜省了一笔房租。
    现在苏霜对小鱼,完全不知道什么叫客气了。
    苏霜问小鱼,“什么时候你换车,跟我说一声,我买你这二手车。”
    “那多不好意思。”小鱼笑。
    “没事,不好意思,你少收我些钱就是了。”苏霜鼓动小鱼,“小鱼,依你现在的身份,开这车实在有些掉价啊。”
    “我什么身价啊。”
    “咱们公司的大老板啊,你要出去就开这么十几万的车。虽然你富于内涵,不过现在的人啊,谁不是以貌取人。其实你丢脸倒没啥,我完全是为公司考虑啊。”苏霜口沫横飞的说服知趣买新车。现在小鱼已是小有身家,买辆好车完全不成问题。而且,小鱼除了做生意,平日里还有不少应酬,他早已不是先前去酒吧会所喝杯酒都不自在的少年了,各色人,各色关系,小鱼渐渐有了自己的社交。
    有时出门,小鱼的装备的确称得上“寒酸”二字。
    人靠衣裳马靠鞍。
    小鱼想了想道,“行,过两天我去挑辆新车,这辆给你开。”
    苏霜顿时眉开眼笑,拍小鱼马屁,“有这样大方的老板,不呕心沥血简直没天理了。”小鱼是个精细人,他用什么东西都很仔细,这种良好的习惯就使得,这辆二手车其实还很有看头。如今都不用买了,苏霜自然乐得占此便宜。
    “别忘了你也是老板。”小鱼对培训班基本上大撒手,具体的事情都是苏霜在做,想让人家做牛做马,自然不能亏待。每年培训班的利润,苏霜都是有分红的。
    生意上的事都是小事,小鱼现今给余同耳濡目染的,对一些时事开始关注,虽然很多时候,小鱼看的不大懂。但是,跨江大桥的事,小鱼是知道的。当初,大桥招标时,杜子若与郑东泽都对此有意,不过,后来这件工程落入了冯楚钦的口袋。

分节阅读_126

- 御宅屋 https://www.123yuzhai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