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节阅读_125

当帝王穿成流氓 作者:石头与水

分节阅读_125

      “嗯,我爸喜欢吃红烧鱼,瞧着新鲜,就买了一条,现杀的。你出去吧,我来做。”
    苏霜爽朗大方,坦诚聪明,又有男朋友,这样的女孩子,余同也有几分欣赏。故此,这餐饭是吃的宾主尽欢。
    苏霜走的时候,余同十分绅士的表示,“天有些黑了,小鱼,你开车送苏霜回去。”
    小鱼扫一眼外面,懒懒地,“不是很晚,有的是公交车呢。”
    苏霜摆摆手,拎起包来,笑,“余叔,不用了,我住的不远,坐公交就方便。再说了,以后少不了来蹭饭,总要小鱼送,我就不敢来了。”
    小鱼送苏霜到公交站台,其实就是他们小区外面一出门走两步就是。
    苏霜等车时对小鱼道,“就你这样,一辈子别想找到女朋友啦。”
    小鱼说,“你空手道三段的人,还真要我送啊。”
    苏霜哼哼两声,公交车到了,冲小鱼挥挥手,上车去了。
    98、第九八章 怀孕了
    小鱼眼光很不错,哪怕他不想余同做啥违法乱纪的事,不过,靠山吃山的道理他还是懂的。而且,小鱼有一样好处,他懂得用人。
    用人二字,说的简单,却不是每个人都具备的天分。
    譬如,有人生就事必躬亲,凡事,不自己看着管着,就不能放心。这样的人,就是生出一千只眼一千只手,也要活活累死的,毕竟,一个人的精力总是有限的。
    小鱼虽生就抠门儿,在这事上倒想的开,或许是他平日里有学业不能耽搁,故此,他网店那里必要请人帮忙看着了。
    教育培训的事,小鱼的确是想着近水楼台。许邵池是主管文教,余同在许邵池身边,他跟着沾些光不算啥。
    再有,苏霜别看是个女孩子,她从大一就出去代课,做家教,后来兼职做培训老师,还时常帮着同学介绍兼职。若非苏霜外面的兼职忙,学生会长非她莫属。小鱼是相中了苏霜的管理能力,苏霜比小鱼高一届,想着与其将来出去挣那一个月几千块,还不如现在跟着小鱼干呢,长些经验也好。
    小鱼现在也发苏霜工资,俩人找房子租场地、联系兼职教师、刷小广告招学生,去论坛刷贴之类的。小鱼是在大学城里贴遍广告,且完全是采取了传销的经营模式,他没有固定的业务员,不过凡有人介绍朋顾啊同学啊过来报班,是有提成拿的,每个人头多少钱。
    一开始,小鱼是捡着熟悉的培训做,快四六级了,他就找四六级的老师;学校要计算机过级,他就到处寻罗教计算机的老师。有时人家实在看他面嫩,生怕受骗,小鱼先付钱后讲课的事都能应下来。
    这年头,没人跟钱过不去。
    而且,教育培训的利润,小鱼做了第一次后,委实叹为观止。
    小鱼感触颇多,对余同道,“以前我总觉着上大学没什么用,我看电视上说,有的大学生一个月也挣不了多少钱。那时我做手工,一个月也有三千呢,有时做的好,还能上四千。我想着,自己不比大学生挣的好,何必要上大学呢。现在我才知道,大学里,学习知识当然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大学也是开阔眼界的地方。若是不上大学,我哪里会有现在的眼界,哪里能挣这么多钱。若只靠我做手工,哪里买得起车呢。”
    小鱼再三感叹大学的好处,已经又是一年即将过去。
    小鱼约了余同去超市购物,尽管余同发的东西就很够过年了,不过,还是要添置许多小东西,春联啊、年画剪纸啊、小灯笼啊、红包啊等等,日子稍稍宽裕后,小鱼每年都会买这些,并且一买双份,连孙大夫家一并装饰了。
    余同推车,小鱼挑东西,正比较两种灯笼哪个更划算呢,裤袋里的手里嗡嗡的振动起来。小鱼点点下巴,对余同道,“兜里手机响,你帮我接一下。”
    余同一只手摸进小鱼的裤袋,隔着裤袋,里面还有保暖裤,其实啥都摸不到,余同还是使劲捏了小鱼的大腿一记。小鱼腿一抖,斜余同一眼,余同笑笑,去看手机,“苏霜的电话。”直接将手机递到小鱼耳边,小鱼乐的省事,笑嘻嘻的开口就道,“还没过年呢就打电话给我,怎么,提前给我拜年啊。”
    苏霜的声音低低的,带了几分鼻音,“小鱼,我在你家门口。”
    小鱼大吃一惊,“你不是回家了吗?”
    “又回来了。”
    小鱼一寻思就知道有事,连忙道,“你先去小区的诊所里坐一坐啊,里面的孙爷爷你也见过的,我马上就回去啊。”
    东西没买,父子两个直接开车回家。
    苏霜并没去孙大夫的诊所,就在小鱼家门前的倒扣的花盆底上坐着呢。南方的冬季一般就在零度左右俳佪,但南方的气候与北方不同,湿气重,阴冷阴冷的,一直能冷到人的骨头里。苏霜外面穿了一件暗红色的羽绒服,脸色微微发白,憔悴非常,以往明媚的双眼似被一场疾来霜雪打过,既黯且冷。
    余同在停车,小鱼已经先跑过来了,一面开门,一面把苏霜往屋里让,说,“这么冷,你傻了吧,怎么在外头冻着。”又倒了杯热水给苏霜捂手。
    苏霜半低着头,浅浅的抿了一口热水,鼻尖儿泛红。
    小鱼忍不住问,“你怎么了?不是回家了吗?怎么又回来了?”苏霜走的时候还是小鱼给买的机票,因为俩人挣了些钱,小鱼瞎摆阔,机票钱是他出的。
    不问还好,小鱼这一问。苏霜当即哇的一声,大哭起来。
    小鱼实在对哄女人不大在行,于是,他也不哄,就看着苏霜大哭一阵,待哭声小些,小鱼递过去一包纸巾。苏霜哭了足有一刻钟,抽两张纸巾擦了一把眼泪,才抽抽咽咽地,“小鱼,我怀孕了。”
    余同正在进屋,闻听此言,咣的一声,脑袋撞门框上了。
    99、第九九章
    余同撞的头晕眼花,险些撞出脑震荡来,大脑门儿上肿一青包。小鱼吓一跳,连忙拿了毛巾拧了水给余同揉脑袋。
    倒是这一撞,余同的脑袋格外的清楚起来。
    不对,这孩子绝不可能是小鱼的。
    小鱼的脾气他很了解,非常有责任感,若是没领证订亲,小鱼绝不会去脱女孩子的衣裳。再者,余同对苏霜也有所了解,先时苏霜一直说自己有男朋友的。
    余同这一撞,非但自己清醒过来,连带苏霜也一时忘了自己的事,跟着忙活余同脑袋的伤。
    想清楚这并不是小鱼的孩子,余同啥伤都好了。凭小鱼往他脑门儿上涂了一块鸡蛋大小的红药水后,余同看着苏霜叹气,“你这丫头,平时看着像个明白人,怎么倒做下糊涂事。那小子呢,不肯娶你还是怎么说?”要不然,依苏霜的脾气,也不能这样哭天抹泪的。
    苏霜哽咽道,“夏长石就要出国了,我跟他说我怀孕了,他叫我去堕胎。”
    “你到这来,家里知道吗?”
    “我家里也叫我去把孩子打掉,我是偷着跑出来的。”苏霜不自觉的将手放在小腹上,“我不想去堕胎。”
    小鱼脸色变幻,看着苏霜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余同想了想,道,“你年纪还小,在些事,可能考虑不了太周全。我有些过来人的经验,倒可以跟你说一说。”
    “孩子本身是没有任何错处的。”余同一句话,苏霜的眼泪又要下来,小鱼忙递纸巾。
    余同继续道,“你想留下这个孩子,就要先想一想,你有没有抚养孩子的能力。一个孩子,自出生,到长大,每年花销不小。依现在的情况,那个男孩叫你去堕胎,可见他并不想担负起这个孩子的责任。你家里也是叫你堕胎的意思,那么,最坏的情况,你不能指望任何人帮你,这个孩子,将来,是要你负全部责任的。将来,你会遇到很多的困难,先是钱,孩子的奶粉钱、尿布钱、托儿所、幼儿园、小学、初中、高中、大学,这些花销,在这个城市里并不是小数目。生活可并不是一时冲动。我还得提醒你,有一个孩子的单身女人与没有孩子的单身女人,在婚姻的选择上是绝对不一样的。如果将来有个优秀的男人,你喜欢他,他却因为你未婚生子,觉着你品行有瑕疵,而不接爱你的爱情。那么,你会不会后悔今日把这个孩子生下来呢。一个孩子,也并不是有钱就能解决一切的,小孩儿是需要很多爱的生物,他们希望你只围着他们转,除了物质,还要给他们很多爱,他们才能健康的成长。把这些事都想清楚,你再决定,要不要留下这个孩子?”
    “留下他,你就要爱他,照顾他,养育他,教导他。丫头,现在,你准备好了吗?”

分节阅读_125

- 御宅屋 https://www.123yuzhai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