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节阅读_124

当帝王穿成流氓 作者:石头与水

分节阅读_124

      余同一句话把陈二问的胆战心惊,摔了手机。坐在椅中,陈二心跳加快,一时竟没了主意。其实,绝对是陈二被教育的太好了。
    否则依陈二的身份,一句话:老子爱玩儿谁玩儿谁。陈同照样毫无办法。
    结果,陈二先是心虚,心虚之后没啥好法子应对。最后,陈二混不吝的才想到,好像他跟余同之间,他应该是主导的那方吧?
    管他呢,反正余同爱气就气,大不了他哄一哄余同,若哄不下来,也得这么着。除非余同不想过了。
    故此,直到下班,陈二才想了个“老子爱玩儿谁玩儿谁”的主意出来。
    陈二把手机电池装好,主动打电话给余同,约余同吃晚饭,余同并未拒绝。
    老地方,依旧是叫了一桌子好菜,两人浅饮几杯后,照旧去开房。
    其实这个房间早被陈二长期包下,吃过饭后直接上去办事,方便的很。余同面无殊色,陈二虽然来之前已将心横下,余同但凡敢说个“不”字,他就撒泼打滚要余同好看。
    结果,人家余同一字未说。陈二大脑中设想的n多场景n多对策缺了发展空间,自己心里那种别扭就甭提了。
    余同的耐心是一等一的好,还是陈二先忍不住,问,“下午打我电话,你问我胡青的事做什么?”
    “我听说你跟他在一起了,想确定一下。”余同淡淡地。
    “那个,我,那个……”余同这样平静冷淡,陈二实在撒不起泼来,最后试图解释,“我是被冯楚钦骗了。”他还没打算跟余同分手,再说,本来就是冯楚钦的错。于是把事情推到冯楚钦身上,陈二一点儿心理压力都没有。
    “酒后乱性?”余同问。
    “嗯。”陈二小小声的应一回,又拉着余同的手,“阿同,我没打算跟胡青……”
    余同叹口气,“你知道胡青是什么人吗?”
    “冯楚钦的人呗,这谁不知道。”
    “看来还没蠢到家。”余同道,“那你想过没有,冯楚钦为何会平白无故的把自己的心头好送给你操?”
    “你不知道,我也烦他。”陈二已经决定让冯楚钦背黑锅做炮灰了,对余同道,“总有事没事的找我喝酒,那胡青,跟个娘们儿似的,也就冯楚钦拿他当宝,谁稀罕呢。”
    “你若不稀罕,就不会着了冯楚钦的道儿。”陈二这点儿小心思,还瞒不过余同去。余同跟陈二在一起,固然能舒缓欲望,更能从陈二身上得到许多好处。但,陈二实在太蠢了,这种蠢货,陈家还敢把他放出来横冲直撞,当真是艺高人胆大啊。
    “陈二,你有没有想过,难道冯楚钦把胡青白白送你玩儿一夜,就为了巴结你?”余同揉着眉心问,“你家当然有些根底,但冯家也不是好惹的。他把枕边人都给你上了,若不是图谋些什么,这话,要你你信吗?”
    陈二有些懵,“我有什么好让他图谋的?”倒不是说他没啥价值,不过他的价值是相对普通人而言的。冯家,若说谋算他陈二,陈二实在想不到自己身上有啥让冯家谋算的价值呢?
    “你没有,不过你家有。你父亲有,你大哥有。”余同冷声问,“若是昨夜你与胡青风流的过程被冯楚钦拍下来爆出去,你的仕途就完了!”
    “非但你完了,难保不会连累你家!”余同道,“你以为我在吃胡青的醋么?那不过是个婊子!你很该为自己、为自己家多想想了!陈二!”
    余同说完,抽身便走。
    陈二这才慌了,急连拉住余同,“阿同,你先别走!”
    余同瞥他一眼,面无表情。
    陈二指天为誓,“我以后绝不再跟这些不三不四的人来往,你倒是给我出个主意啊!”
    搞定了陈二,余同回家,却发现大事不妙,小鱼怎么好像有出轨的迹象啊!
    在余同的印象中,小鱼是个相当顾家的孩子,基本上每次余同回家都会看到小鱼在家里,或是吃饭或是看电视。
    这次余同打电话给小鱼,小鱼笑嘻嘻地,“晚上我得晚点回去,跟同学一起吃饭呢……嗯嗯……挂了吧……”
    余同叮嘱了几句,小鱼便挂了。
    结果,直到夜里十一点后,微醉的小鱼才歪歪扭扭的回家。
    “咦,你还没睡啊。”小鱼脸红扑扑的,眉宇间透着欢喜,眼睛晶晶亮,一看就知道是喝酒了。
    余同问,“喝酒啦,怎么回来的?”
    “找的代驾。”小鱼打了个小酒嗝,忙用手扇扇气,往衣柜里拿了沙滩裤出来,笑往外走,“我先去洗澡啦。”
    待小鱼洗完澡上床,余同见小鱼开心,自然也不会摆脸色破坏气氛,只是不动声色的打听,“今天这么高兴,是挣着大钱啦?”能让小鱼高兴到咧嘴傻笑的,就发财这一样事。
    “还没呢。”打个呵欠,小鱼把枕头往下拽了拽说,“晚上是学姐请客,她是东北人,比男人还豪爽,超会喝酒,一个女的把我们四个男生都喝趴了。”
    “还说呢,也不嫌丢人。”余同搂住小鱼的腰,拍他屁股一记,正想再跟小鱼说几句话,小鱼已经呼呼的睡熟了。
    余同蕴藏了一肚子的套词,结果啥都没来得及打听,当下闷地不行。狠狠的摸了小鱼的屁股两把,死小子,不会背着他谈恋爱勾搭小女生了吧。
    其实余同多虑了,依小鱼的抠门,学校里的小女生绝对是看不上他的!
    余同第一次见到苏霜是在这一年的冬天,他下班回家吃饭,就见一女的在厨房忙活,余同当下一愣,苏霜正系着围裙挥舞着锅铲炒菜,满室皆是菜香。听到响动,苏霜一回头,余同的第一印象是:好一双明媚眼。
    苏霜的眼睛很漂亮,正宗的杏核眼,灵动且活泼,只是她脸型稍嫌硬了些,少了几分女孩子的柔婉。不过苏霜鼻挺唇弯,气质大方,很容易让人心生好感。
    “余叔是吧,小鱼去打酱油了,你坐吧,饭就好了。”苏霜大方的让余同误以为他是这家里的客人。
    其实苏霜也吓一跳,她常听小鱼吹牛自己爸爸生的多么英俊无双,总觉着小鱼说话夸张的没了边儿,不料余同的确是俊美的过分。
    幸而苏霜性情疏阔,亦非街边见着漂亮男人就想入非非的花痴女,她很快从余同身上移开视线,解释道,“学校里没地方做饭,食堂按点供应,有时晚了,总不好都在外头吃,怪费钱的。我跟小鱼的事业才开刚始呢。我家在长春,远的很,听小鱼说他是本地人,我就来蹭饭吃啦。”
    余同洗了手,笑道,“就当是自己家,不要客气。”当然,这丫头瞧着就不像是个会客气的,余同道,“小鱼很少带人回家,除非是好朋友。”
    苏霜爽气的笑了几声,“我也在学生会,就跟小鱼透脾气。不过余叔你别误会,我们可不是男女朋友,我已经有男朋友了。”
    余同大度又遗憾的表示,“唉呀,看来是我家小鱼没福啊,这么好的女孩子,多难得。什么时候我去山上庙里,给小鱼开开桃花运,一把年纪了,还没交过女朋友,我这个做老爸的都替他着急。”
    苏霜给余同逗的笑个不停,一碗锅包肉盛出来,直乐,“余叔,你可真幽默。”
    苏霜绝对有东北人的豪爽,余同开个头,她就巴啦巴啦的把小鱼在学校的情况都说了,“倒不是没人追小鱼,只是他眼光高着呢,又节俭,跟女孩子出去不肯花钱,一定要aa。现在的女孩子,个个把自己当公主,哪里受得了这个。”
    苏霜又看了看另一灶上焖着的猪肉炖粉条,尝了尝咸淡道,“不过,我就喜欢小鱼这脾气,谁的钱都不是大风刮来的。做为女人,也不能把男人当冤大头,总是用男人的钱哪。”
    “就是因着小鱼在钱上弄的清楚,我们才一起做些事呢。”
    余同帮着把菜摆在餐桌上,问,“啊,是在弄网店的事么?”
    “网店反正每天在那儿开着,平时去看看,别叫小姑娘们偷懒就成。”苏霜道,“我跟小鱼想开个培训学校。”
    苏霜觉着这是大事,自然要跟余同讲一讲的,而且余同是本地人,说不定有些什么关系可以帮忙,俩人聊的十分投机。
    过一时,小鱼拎着一大袋的东西回来。
    “爸,你今天回来的早啊?”在别人面前,小鱼对余同总是一口一个爸爸,喊的亲热。
    余同点了点头,培训学校的事,若不是听苏霜说起,这小子还要瞒着他呢。
    苏霜盯着小鱼的大塑料袋瞧,问,“不是去打酱油么,怎么,啊,又买鱼啦,菜差不多了。”

分节阅读_124

- 御宅屋 https://www.123yuzhai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