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节阅读_121

当帝王穿成流氓 作者:石头与水

分节阅读_121

      小鱼接了反驳道,“这怎么一样,网银转过去,不过是个数字。发现金,人们拿在手里才有真实感。”
    余同夹筷子鲤鱼给小鱼搁碗里,问他,“折腾这一年,赚了多少钱。”
    “没赔钱就是好的,还赚钱。”他租房买二手电脑二手空调二手办公桌二手打印机,总之一切都是二手的,还用了不少钱。再有一部分的流动资金,压在小仓库里的衣服,事实上小鱼手头儿上能用的钱并不多。小鱼道,“就十来万,我想明年去考驾照。”
    “嗯,考吧。考了也买辆车。”
    小鱼叹口气,跟余同道,“这些天,我一直在想,若是你忽然不能做公务员了,要是许省长嫌你了,不信任你了,可怎么办?”
    “以前怎么过的。”
    “我又不是没过过没钱的日子。”小鱼道,“以前接触不到这么多人,也没有跟人结下过梁子。顶多是邻里间鸡毛蒜皮的小事,就是吃些亏也没什么。现在,我总觉着,是有进无退了。”
    余同淡然地,“那一直前进就是。”
    “你还真有信心啊。”小鱼看余同一眼。
    余同忽然道,“有人给我介绍女朋友了。”
    不知为何,小鱼心下咯噔一下子,一时没说话。余同看小鱼一眼,“我没应。”
    小鱼心下一松,将脸别开,撅着嘴,硬梆梆地,“爱应不应呗,我又管不着。”
    “小鱼,我早对你说过我的心事,过了年你就十八了,成人了。可以好好的认真的考虑一下了。”余同又给小鱼夹了一筷子苜蓿肉。
    小鱼扒拉着木耳吃,含糊着,“以后再说,现在朝不保夕的,哪里有那闲心。”
    余同道,“我是给你提个醒。”
    小鱼没好气的瞪余同一眼,没理会他,晚上吃了三碗饭。
    小鱼这一年长得很快,他营养到位,又与何富贵学散打,认识了一些所谓的成功人士。尽管偶尔会伴随一些不愉悦的经历,但是,小鱼的气质在逐渐沉淀内敛,他身上没有学生的那种天真抑或对社会的各种不满啥的愤青,他眉目清秀,沉着稳重,并不宽阔的肩膀似乎逐渐的衍生出一种叫可靠的味道。
    最显著的标志是,大年初一,有人找小鱼告白了。
    这一年公历农历碰得巧,大年初一是二月十四号,与情人节重合。小鱼平生第一次被女生示爱,惊的险些掉了手机,吱唔两声道,“还,还在上学,最,最好不要谈恋爱,挂了。”连声新年快乐或是情人节快乐都没跟人家说,就手忙脚乱的按掉通话。
    父子俩尚未起床,余同懒懒的倚在床上问,“怎么,有女人勾搭你啊?”
    小鱼也没料到会有人找他告白,遂忘了去个隐蔽地界儿接电话,被余同听个正着。小鱼面红耳赤,“就,就是说喜欢我。”
    余同一把捞过小鱼,两根手指捻着小鱼白嫩的耳垂,搂在怀里问,“你瞎脸红个什么?莫不是心虚?”背着老子偷人啊。
    “从没女孩子说过喜欢我啊。”小鱼双手搓搓脸,深呼吸两口。
    余同心里微微发酸,“我天天说喜欢你,你也没这样过啊。”
    “这种话怎么能天天说呢。”小鱼心想,真正喜欢,一辈子说一回就够了。
    许邵泽愈发倚重余同,余同很久没有这样轻闲的时候,一只手不老实的滑进小鱼的裤子里。小鱼呀的一声惊叫,小小鱼就被人捞在手时,三五下挑逗的精神抖擞。
    年轻的男孩子,欲望总是来的轰轰烈烈。
    小鱼喉间逸出细细的呻吟,这种事,其实自己来也可以的,但是,如果有人伺候,当然更舒服。小鱼先时羞耻了两回,渐渐的也觉着无所畏了。何况余同的确手技高超,他觉着余同帮他弄比他自己弄,更有快感。
    房间里的空调很暖和,余同手下抚弄着小鱼,俯身吻住小鱼的唇。小鱼不是很喜欢跟余同接吻,咬了余同两口,胯下的快感却让小鱼不由自主的微微抬起屁股,将小小鱼送到余同手里,呼哧呼哧的喘个不停。
    余同这次却是仿若故意作弄小鱼一般,每每小鱼要攀上顶点,余同总会司到好处的慢下来,小鱼咬咬唇,脸色潮红的怒道,“我自己来!”
    余同胀痛的欲望跳出来,与小小鱼互相摩擦,余同握住小鱼的手让他摸自己。小鱼此人,余同伺候他,倒没啥。叫他伺候余同,就百般不乐意,唧咕道,“丑死了。”
    “你是嫉妒我大吧。”余同覆在小鱼身上,一手揽着他的腰,下身不轻不重的蹭着。
    小鱼道,“又大又丑。”
    手顺着小鱼的腰下往下移,揉搓着小鱼两瓣翘臀,一面唇舌在小鱼颈间流连舔弄,俩人就这么磨啊蹭啊,终于双双释放出来。
    此时小鱼睡衣给余同扒个半裸,胸前两处红点被余同舔的硬挺俏立,小鱼先时被舔的挺爽,这会儿欲望释放后,一脚踢开余同,敛好睡衣系好扣子,义正严辞,“有什么好舔的,又不是女人,有大咪咪。”
    真是翻脸不认人哪。
    余同沉默的看着小鱼,小鱼嘟囔道,“又得洗床单被罩了。”从床头柜上抽了些纸巾给余同,“自己擦擦。”跳下床找两条内裤,跟余同换了,小鱼道,“以后你别亲我嘴摸我屁股啊。”
    “怎么了。”余同声音微低,眼波流转间俊美的令人难以逼视,小鱼心下唾弃余同的美貌,正色道,“你掐我屁股掐得好疼。”
    “下次小劲儿掐。”
    “不行。”小鱼白余同一眼,跳下床去,道,“赶紧下来换衣裳,我把床单被罩换了,中午咱们去方爷爷那边吃。”方大夫年纪愈大,他并无儿女,小鱼是个心软的人,别人对他的好,他都记在心里。故此,说好了,去方大夫家里过年。
    余同想着好容易逮住机会跟小鱼温存一番,正琢磨着趁热打铁跟小鱼沟通下感情,结果……
    小鱼见余同还不下床,催促道,“快点快点,跟你说多少遍啦,耳朵聋了啊。”
    余同叹口气,浑身智谋力气仿似无处可使,只得认命的下床去换衣裳。
    95、第九十五章
    余同带着小鱼去了方大夫的家里过年。
    方大夫寻常一个人,虽然他是惯了的,不过随着越发的老去,似乎越喜欢家里热闹一些。见着小鱼跟余同过来,方大夫还准备了个大红包给小鱼。
    知道方大夫不差这点儿钱,小鱼欢喜的接了。
    小鱼一脑袋扎到厨房去收拾午饭,方大夫与余同在客厅喝茶。
    待吃饭时,方大夫问,“小鱼上大学,有交女朋友吗?”
    “我还小呢,方爷爷。”小鱼翘翘嘴巴道,“再说了,现在谈女朋友要花很多钱的。富贵哥说,他以前就是因为没钱,谈了好几个女朋友都被人家甩了。”
    何富贵跟小鱼走的近,方大夫是见过何富贵几次,笑道,“现在他倒不用怕花钱了。”
    “那是,子若哥拿富贵哥当活宝贝。”小鱼道,“他们的移民手续办的差不多了,估计过年就能领证。到时要请我跟我爸过去呢。方爷爷,你也一道去。富贵哥说了,机票宾馆他都给订,这不是免费旅游吗?”小鱼算的精到。
    方大夫道,“我这一摊子,哪里放的开。”
    “方爷爷,你医术这么好,没想过收徒弟吗?”小鱼是想着,若有个年轻人,倒可以帮方大夫分担一下。
    “以前收过一个,现在中医不吃香,后来改外科,出国去了。”方大夫道。
    余同道,“师徒之事,讲究缘份。”
    这话,方大夫倒认同,看向小鱼道,“以前我想着,若是小鱼想学个手艺,我倒是愿意教。谁晓得你去学个裁缝呢。”
    小鱼嘿嘿直乐,“我才念了几年书,做个裁缝还成,给人看病开方子,我哪里有这本事。”
    方大夫摇头,“医道一途啊……”并没说下去,给小鱼夹了一筷子鱼肉道,“年年有余啊。”
    过年,本就是个难得轻闲的时候。

分节阅读_121

- 御宅屋 https://www.123yuzhai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