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节阅读_107

当帝王穿成流氓 作者:石头与水

分节阅读_107

      朱丽颜常在机房见到闷头做衣裳的小鱼,她正坐在临镜的缝纫机房,见小鱼试衣裳,不禁温声道,“你整件衣裳线条不流畅,腰线收的低了,袖子那里不合身,紧绷着吧。”
    小鱼极力忍耐着内心深处的激动,他早知晓朱丽颜的大名。在机房晃了这么久,终于,终于勾搭上了!
    83、
    良机已在眼前,小鱼很虚心的跟朱丽颜请教了一下自己这件衣服的板型,以及自己做工上的一些问题,朱丽颜既然指出小鱼衣服上的不足,自然存了指点他的意思。
    直待小鱼把朱丽颜说的话大致记在了笔记本上,见朱丽颜瞧着他的本子看,小鱼有些羞涩的笑笑,“我不是很聪明,记下了,不容易忘。”
    朱丽颜笑,“好脑子不如烂笔头儿,像你这样勤快的学生可不多见,你是哪个班的,我好像没见过你修我的课,倒常见你来做衣裳。”
    “我服设班大一,朱老师,你的课得大三才有呢。”
    朱丽颜忍不住叹道,“大一就有这样好的手艺,以前你学过打板做衣裳?”
    “我在服装公司打过工,见过那里的老师傅们打板,我看专业书不是很难,就翻着后头的内容比量着做了几件衣裳。”小鱼道。
    “难怪。”朱丽颜不吝赞赏道,“你板型上有些不足,衣服做的亦有缺陷,不过,现在我带的学生有你这样手艺的人都不多。服装设计师,其实就是裁缝,贵在动手的能力。”
    小鱼挠挠头,刚想谦虚几句,朱丽颜见他小风衣的立领内侧绣了一只小小的美人鱼,不禁凑近细看,温声道,“绣得真精致,在哪儿绣的?”一般绣花厂会给公司打样,不过绝不会接一件两件的活儿。
    这就要自小鱼的臭美说起了,余同常有事儿没事儿的跟他念叨,以前大家族都有自己的族徽啊啥啥的。小鱼嘴里撇着,说余同是封建脑袋瓜子,其实心底很有些小羡慕。后来,小鱼就闷骚的就往自己衣服上绣只小鱼,算是自己徽章了。
    他找了许多有关鱼类的图片,只有美人鱼最好看,小鱼自己是男人,他如今在学素描,改巴改巴,弄了个美男鱼的简化徽章。
    然后,只要是自己做的衣裳,小鱼必定要在起眼或不起眼的地方绣条小美男鱼的,算是私下的一种臭美。
    听朱丽颜有问,小鱼道,“我自己胡乱绣的。”
    饶是朱丽颜有些怀疑小鱼是有意接近自己,亦难免惊叹,与小鱼攀谈起来。
    小鱼可不是当初刚见到郑东泽时的毛头小子了,他只是简单的说了,刺绣是跟着奶奶学的,余下并未多说。不过,这已足够让朱丽颜惊叹。
    现在学设计的学生多是着重于画设计图了,毕竟以后出去工作,公司里有设计部、板房、样衣房,实际上,设计师多是画设计图了。但是,第一流的设计师永远不是只会画设计图的人。
    朱丽颜瞧着一张乖巧面孔的小鱼,就知道将来小鱼前途无限,别的不说,若是小鱼一直在专业课上这样的勤奋用功,起码能成为一个优秀的设计师是一定的。
    朱丽颜不由得跟知趣谈了更多,“我看你这件小风衣,是仿了西荷家的秋装新款。”
    “是诶,我去商场时看到的,不过,我看西荷这款跟dior的一款在下摆分割这里有些相似。”知趣笑道。
    “你也常逛商场。”
    “每个星期会抽出一天去看,我现在风格不固定,都是瞎逛。我听说,若是风格固定了,只要选固定的品牌看就可以了。”
    本身自相貌来说,小鱼比不得余同的俊美风流,不过没有余同这朵大牡丹在旁边比对着,小鱼也是清秀少年一枚。
    他肌肤细白,头发都是用余同单位发的美发卡去高级发廊折腾出来的发型,现今学着服装设计,自然对穿衣打扮更加在行。况且,经过这些年的历练,小鱼看人说话的本事算不得一流,却也不比寻常人差。他斟酌着每句话,一字字的扣死在专业上,并不表现自己别的欲望。
    说到风格二字。
    若别人学生说,朱丽颜可能只以为这是一个修饰语,虽然现在的学生个天天强调个性,学服装的学生更是每天把穿衣风格挂在嘴边儿,但是,真正懂得“风格”的没几个。
    不过,小鱼说起“风格”,朱丽颜却是信的。
    小鱼随口就能从一件风衣上扯出两个牌子来,可见,他是认真的做过功课的。他的话,是经过思考的。故此,朱丽颜方觉得不论天分,小鱼整体在学习服装设计上,思路比常人要清晰许多,并且,他是朝着对的方向在走的。
    朱丽颜笑道,“你是想往男装方面发展么?”
    “这倒没有,我觉着男装重版型,女装重设计。女装上用到的绣花印花辅料要多于男装数倍,我版型上做工都不怎么样。再说了,自己做衣服能省下一大笔钱呢。我看西荷家就是用的这种面料,我在市场上拿是三十块一米,加上里料,整个衣裳成本算下来不超过一百块。要是买正品,哪里买得起呢。”小鱼并不掩饰自己的家庭条件。
    朱丽颜细看了他这件小风衣的面料,笑道,“你三十块一米拿,当真不贵。”
    小鱼哈哈一笑,眨眨眼睛,俏皮道,“我是装成服装公司助理的模样去拿的,面料商才肯给我大货价,不然怕要六十块一米都不一定拿得到呢。”
    不知不觉,朱丽颜同小鱼聊到了下课。小鱼收拾起自己的东西,陪着朱丽颜下楼,这才走了。
    自此之后,小鱼偶有什么不大懂的地方,都会请教朱丽颜。
    朱丽颜是知名设计师,能做到她这个程度,且又兼着大学老师,自然希望将来自己的学生有出息。要知道,哪行都有哪行的圈子,这些学生,同样的人脉。
    并且,师生关系,比起出社会后再培养起来的关系,相对来说,干净许多。
    小鱼勤奋,有天分,朱丽颜自然愿意提点于他。
    小鱼在课业上的用功,在整个班都是有名的。
    只是,小鱼在做衣服上虽然厉害,不过,譬如一些素描之类,他就远不如其他有绘画功底的同学了。小鱼的优点在于,他从不认为自己是个聪明人。
    知道自己笨,多下些苦功就是了。
    其实小鱼还是有一些功底的,以前他绣花,都要先描花样子的。
    但是,描花样子跟素描完全是两码事。
    有一张吸血鬼面孔的章昭画画最好,小鱼兼着学委,有老师时就问老师,没老师时就问章昭。章昭若是不乐意,小鱼一准儿给他小鞋穿。
    章昭不仅手绘好,用电脑画图照样一流。
    小鱼上大学不容易,颇舍得下血本,为了学习电脑画图,还买了台高配置的电脑搁宿舍里。章昭觉着小鱼在电脑上真跟白痴也差不多了,常给烦的恨不能跳楼自杀。小鱼瞟他道,“你想想,你那么多次逃课,要不是我替你点名,替你跟老师说好话,不挂死你。”
    章昭只得投降,“行啦行啦,一点子小事儿,叨咕个一千八百回。来来,这个,再教一回,行了吧?”
    “得教到我学会哩。”
    免费的老师,章昭真是个大好人。
    小鱼感激章昭的方式就是尽量拉着章昭去上课,还跟章昭念叨,“你想想,每年交这些钱,你不是去网吧,就是搁宿舍背着床睡觉,别说父母,你对得起花的这些钱吗?”
    章昭不禁搂着小鱼的肩膀长叹,“唉,小鱼,你要是个女的,我干脆就娶了你算了。又努力,又会过日子,娶了你,我下半辈子都不用愁啦。”
    小鱼吓一跳,连忙拍开章昭搂他肩的臭手,跑开几步远,上下打量着章昭单薄跟竹竿儿的小身板儿,以及瘦削苍白如同吸血鬼的脸庞,认真道,“生得这样丑,我才不会喜欢你呢。”

分节阅读_107

- 御宅屋 https://www.123yuzhai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