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节阅读_102

当帝王穿成流氓 作者:石头与水

分节阅读_102

      余同气得掐小鱼屁股一下子,笑斥,“你是找揍呢。”心下却不是不熨帖的,小鱼这种抠门儿竟舍得把钱拿给他用。
    搂住小鱼,余同道,“那我就真收起来了。”
    “给你就是给你了,难道我还会反悔不成。”小鱼又瞅了一眼银行卡,恋恋不舍的收回目光,倒头睡了。
    余同哪怕不缺钱,也没将银行卡还给小鱼。小鱼有小鱼要走的路,让小鱼知道一点儿世道艰难,并非坏事。
    陈公子一行人吃喝尽兴,要签单时得知账已经由余同先结了,陈公子的脸顿时笑得跟朵牡丹花儿似的。他自来不缺钱,但是,余同肯在他身上用心,与以往那些一门心思往他心上要钱要权的婊子们完全不同,这样一想,陈公子心里愈发受用无比了。
    80、第七二章
    小鱼将余同挣的钱都给了余同,自己荷包大大缩水,好在还有先前在公司上班时存的钱,不至于后手不继。小鱼稍稍安心的同时,想着一定要抓紧时间找点挣钱的生计才好呢。
    小鱼在班里是学委,跟同学们打交道的机会就多,他又在学生会,虽然只是个小干事,不过学校里也有许多勤工俭学的机会。但,说句老实话,小鱼如今眼界高了,倒不怎么瞧得上。
    其实大学的课业并不重,就是现在小鱼要去市场里接手工活儿做,一个月也能挣到一两千。但是,余同早跟他说过了,“你得学着用脑子赚钱,而不是用力气挣钱。”
    小鱼实在有些不明白,啥叫用脑子赚钱?他们班上倒是有人出去做家教的,只是依小鱼以往的成绩,他也做不了家教啊。
    要命的是,小鱼发现自己又长高了许多,去年的秋装竟然穿着小了。如今半点进项全无,还要花钱买衣服,小鱼郁闷的要命。暂时没有开源的本领,只得节流了。小鱼去面料市场买了一些面料,当然,这也是要本事的。
    这是批发市场,里面除了面料商档口老板就设计师设计助理了,若是给老板看出你不是行内人,像几米几米的扯样布,定要多收钱的。故此,小鱼装成以往设计助理的模样,大摇大摆的进去,先问了大货价,再要色卡,最后要挑了几种面料,各要了几米。果然便宜的很。
    正式的服装课已经开了,相对小鱼并没有什么困难,他本身就手巧,又在服装公司干过。如今不过是刚刚有初级的机房实践课。
    当然,此机房,并非计算机的机房,而缝纫机的机房。
    给服装专业的学生学着踩缝纫机,然后做些个简单的口袋之类的,在小鱼看来,实在没啥难度。只是,具体做衣服的课程,一时半会儿还讲不到。
    书到用时方恨少,小鱼以往在公司跟着样衣房的人学做过几天的衣服,就是手艺平平。如今他面料得了买好了,就奔着自己做呢。不图别的,就俩字:便宜!
    其实小鱼很会选专业,按余同的话说,啥服装设计,就是个裁缝。别说小鱼初中毕业,就是文盲进去,单学门手艺也没问题。
    果然,这些专业书,小鱼翻了翻也不是多难,他自己量了量尺寸,草草记录下,偷个空儿就去机房打了个板出来。现在小鱼颇有些审美眼光,又去辅料市场弄了些不要钱的辅料,该烫片的地方烫片,该敲钉的地方敲钉,再做个重金属风格的标,直接用别针别衣服上。
    小鱼穿身上,就觉着袖子那里有点儿不得劲儿,不过到底还能穿,且小鱼弄得花里胡哨的,挺能见人。
    对着镜子臭美的一番,再往烫台上整烫了一回,小鱼随手拿个塑料衣架挂起来,继续忙别的。
    机房的徐老师在小鱼身畔站着,瞧着小鱼开了针织机缝了两件t恤,再用双针拷边,干活俐落至极,绝不像生手儿。不禁问,“小鱼,你以前学过?”
    小鱼其实就是个二把刀,不过以往他身边儿的人,不论是郑东泽还是余同,都是一把装b好手。小鱼有样学样的,不管到底手艺如何,先摆出一幅熟手的模样姿态来。听徐老师问,小鱼回头笑笑,“徐老师,我在服装公司打过工。”他常要在课余来机房做衣服,这位徐老师是专管着机房的。现在他家里常有余同不知从哪儿拿来的礼盒,吃的居多,品质还大都不赖。礼多人不怪,小鱼何其会做人,就偷偷带了两盒来给徐老师送礼。
    这位徐老师不过是管管机房,并非任课老师,鲜少有人奉承。小鱼这般懂事,徐老师就格外的给他开放便之门,有时候小鱼短个针线衬纸啥的,徐老师都会免费给他用。反正就是鱼帮水,水帮鱼啦。
    “怪不得,看你跟他们就不一样。”徐老师笑,“我瞧你做的衣裳比大二、大三做的都好。”
    “哪儿啊,穿着不大合身,袖子那里不合适。唉,做两件,省得买了,上学不用太讲究。”小鱼说的是实话,以往在公司时郑东泽都会给他许多样衣,小鱼改巴改巴,就挺显档次。再有的,就是余同带着小鱼去商场置办的。款式或许没有小鱼做的这样花哨,但是,哪怕一件素净的衬衣,只要穿上就觉得哪里都合身,绝不会像小鱼自己做得这样,总有这里那里的不舒服。
    这就是差别吧。小鱼暗暗想。
    一时到了中午,徐老师喊小鱼一道去吃饭,对小鱼道,“你东西就暂且放我这里吧,什么时候来做,直接去我那里拿就行了。“
    “诶。”小鱼将机子关了,笑道,“我下午没课,针就不卸了。”说着俐落的将线与小剪刀、小镊子啥的,连同半成品的衣裳一并收好,就近放到了徐老师的房间。
    徐老师管着机房,就进了些布衬、剪刀、软尺之类的来卖,算是多个进项。小鱼他们班刚上专业课的时候,东西还是刘蓉统计了,一并在徐老师这里买的呢。
    小鱼待徐老师锁了门,自己挎个包儿,与徐老师一并去了食堂。小鱼不禁问,“徐老师,你怎么不在家自己做啊?”
    “懒得弄。”徐老师笑,“待过几年退休再说吧。”
    小鱼心里并不大认同,面儿上依旧笑道,“也是,食堂方便,吃了饭回家还能再睡一觉,若是自己烧菜做饭,就没午休的空了。”

分节阅读_102

- 御宅屋 https://www.123yuzhai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