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节阅读_98

当帝王穿成流氓 作者:石头与水

分节阅读_98

      “不情愿,难道我是情愿给你上的?”陈公子薄怒,当是上他时没个消停,这会儿爽透了,提起裤子就要翻脸不认人了。
    “你若是计较这个,我给你上回来,自此一拍两散如何?”
    “没那么便宜!”一听余同要一拍两散,陈公子眼睛都红了。
    余同将陈公子的心理拿捏得分毫不差,面上露出惆怅,轻声一叹,“小陈,对于你来说,只要喜欢就够了。但是,对于我,与你在一起要担很大的风险。你或许是能给我一些好处,只是没有你给的好处,我照样活得不错。可相对的,你这样的出身,若是给你家里知道你与我在一起,我怕是百口难辩了。”
    “这个你不用担心。”陈公子闷声闷气道。像他们这个圈子里,谁还没些风流韵事呢,他家里也不大管他这些。
    余同眼中闪过一抹温和,俯身捏捏陈公子的腰,温声道,“走吧,先泡个澡,再叫人帮你按按,你能舒坦些。”
    郑东泽见余同来上班,特意问了他一声。
    余同直接道,“我跟小陈在一起了。”
    小陈?
    听到这两个字,郑东泽就得对余同刮目相看了。余同接着道,“东泽,我想谋个公务员的位子。”
    郑东泽眼中闪过惊讶,他从未想过余同会有从政之心。
    “我想请郑市长吃个饭。”余同温声道。既然已把陈公子攥在手心儿,一朝权在手,便把令来行,不趁机谋求些好处,实在对不住自己在陈公子身上花用的心思手段了。
    郑东泽沉默半晌,“好,我来安排。”余同既有此心,最简便的途径就是通过陈公子安排。结果余同仍要走郑家的途径,自然没有恶意。
    “谢谢你,东泽。”余同微微一笑,握住郑东泽的手。
    郑东泽叹道,“你小心一些,要我说从政还不如从商,里面恶心的事太多。”
    “都一样。”余同道,“总要有一条路要走,我挡在前面,小鱼就能过得轻松些。将来,小鱼还要你多照顾。”
    “这不必你说,我本就跟小鱼投缘。”
    男人之间,有许多话是不必说出来的。余同将小鱼相托付,本身就是对郑东泽的信任。
    郑少庄原本不想见余同,他给陈公子面子,但是余同算什么呢?不过是陪陈公子睡了一觉,就觉得有资格跟他谈条件吗?
    郑东泽一句话,“你觉得,以阿同的手段,现在不给他面子,陈公子会怎么想?”
    “好吧。”郑少庄是给郑东泽面子。
    余同约了会所。
    郑少庄来的时候,陈公子也在,郑少庄扬起笑脸打招呼。陈公子倒有些懒懒的,余同直接道,“小陈,你出去催一下菜,我跟郑市长有话说。”
    陈公子其实不乐意余同走郑家关系做公务员,这件事,他一句话就能办了。偏偏陈同非要执拗的来托郑少庄,这让陈公子异常不爽。只是这两天,余同正在给他立规矩,他颇有些怕了余同的手段。听余同这样说,竟无二话,起身就出去了。
    郑少庄当真要重新审视余同了,面上也多了几分真诚,“阿同,我听东泽说你想考公务员。”
    “是啊。”余同倒了两盏新茶,一盏递给郑少庄,笑道,“只是现在公务员难考,不知能不能考上,即便考上了,分在哪个部门也实在不好说呢。”
    郑少庄是个明白人,当即笑道,“阿同,以你的才干,不过是陈公子一句话的事。我插手,怕是陈公子不悦。”
    “小陈那里,我已经做通了他的工作。”余同点了一句。
    郑少庄真他妈的服了余同,他不禁得怀疑,余同这是给陈公子吃了什么药不成?这才不过一天,陈公子怎么就一幅受气小媳妇的模样啦,倒对这姓余的言听计从起来。
    就像郑东泽所说,郑少庄不想给余同面子,但是,陈公子的面子,他还是要给的,当下一口痛快的将事应下。反正离公务员考试还有一段时间,若介时余同失宠于陈公子,只当他放屁。若是余同仍是与陈公子搅在一处儿,这人是得好生掂量掂量了。
    余同是个很有规矩的人。
    他软硬兼施,该狠时绝对狠得下手,该柔时也会给陈公子俩蜜枣儿吃。没啥大脑有些混账的陈公子还真吃余同这一套。郑少庄早早走了,余同又叫了新的菜色,与陈公子正经的吃了顿饭。
    吃过晚饭,余同便道,“听说你老婆孩子也跟你到了a市,昨天你都没回家,回家看看去吧。”

分节阅读_98

- 御宅屋 https://www.123yuzhai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