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节阅读_45

当帝王穿成流氓 作者:石头与水

分节阅读_45

      41、改变
    小鱼显然是玩儿得尽兴了,他一路上哼着调子,蹦蹦跳跳的跟着余同走回家。
    余同多稳重的人哪,瞧着小鱼的跳脱劲儿,就提醒他一声,“稳重些。”
    “什么时候咱们两个来唱,你别跟我抢。”小鱼笑嘻嘻地晃晃余同的胳膊问,“好不好?”
    “约个时间吧。”
    小鱼弯着眼睛笑,不改其节俭本质,“等我找一家最便宜的,咱们再来。”
    冬天的夜里格外的冷,小鱼是个细心的人,回到家,打量着余同问,“你睡小间儿,也没空调,冷不冷啊?”
    余同淡定的表示,“冷,不过也冻不死。”
    小鱼有些心虚,“瞧你说的,好像我虐待你一样。要不,要不就再买个空调吧。”现在余同挣钱越来越多,还肯指点他。寻常有什么事都想着他,小鱼并不是没良心的人。
    余同摇头,“不必了。”
    “那你不冷啊。”小鱼又问。
    “我想搬回去睡。”余同话还没说完,小鱼已迅速道,“那你还是冻着吧。”
    色心还没死呢,活该挨冻!小鱼半点儿不同情余同了。
    话说的狠,小鱼还是去二手市场,悄悄的买了台二手空调给余同安上了,余同露骨的上下打量了小鱼一眼。明明人家没做什么,可被那种眼神儿一扫,小鱼就觉得自己穿衣服跟没穿似的。小鱼立时伸出两根手指去戳余同的色眼,被余同轻轻扣住手腕,脚下一绊就将小鱼按在膝上,对着小鱼的屁股啪啪两巴掌。
    小鱼疼的直皱眉,掐余同的大腿,喊,“喂,你来真的啊。疼啊。”
    余同将人放开,眉眼含笑,“吃又吃不到,拍两下过手瘾。”
    小鱼听了这种下流话直皱眉,不可思议的问,“皇帝就这种素质?”
    余同笑而不答。
    小鱼张罗着做午饭,其实很简单,冬天吃火锅儿,锅底是焖了一上午的童子鸡,先把鸡肉吃掉一些,再趁着鸡汤涮锅儿。
    余同很会照顾小鱼,东西好了都是先捞一筷子到小鱼的碗里,小鱼嘴上不说,心里非常欢喜。哪怕余同只是披着他爸的皮,但是,有人照顾的感觉真的非常好。
    小鱼投桃报李的问余同,“以前你喜欢吃什么?是吃荤多一些,还是吃素多一些啊?”
    “都可。”
    “就没什么偏好?”
    想了想,余同道,“偏清淡一些吧。”他们那个时代,还没有炒菜,多数是蒸煮类的,口味儿偏淡,像现在的川菜辣椒什么的,其实余同并不是很吃的惯。不过,他这人有心机城府,隐忍惯了的,吃一些不喜欢的东西,对他而言并非难事。
    小鱼给余同捞了几块儿豆腐,“呐,你以后别总占我便宜啊,想吃豆腐我多做些。”
    余同忍不住笑,“现在都学会贫嘴了。”
    “你上次教我那招儿挺好使的,一样面料儿,我让面料商们单独报价,再压价,一下子就把价钱压下去了。”小鱼笑,“郑总监还夸我能干呢。”
    余同不以为然道,“这不过是惯用的手法儿罢了,做任何生意,其实他们总会有个心理低价。若是能高些,自然会将价钱抬高。若是不能,其实只要生意赚钱,他们都会做。”
    “南华那家跟我暗示要给我回扣呢。”小鱼喝一口温水道,“不过我没要,郑总监对我们这样好,我怎么着也不能拿着工资再去拿回扣。”
    余同赞许道,“做的对,不要将眼睛放在蝇头小利上。一个人的眼光,会决定一个人的成就。”
    “你说,陈敏以前有没有拿过?我看以前很多面料都是跟南华合作的呢。”小鱼叨着片羊肉说。
    余同放了些生菜进去,淡淡道,“这谁知道,不过东泽心里应该是有数儿的。”
    小鱼眯着眼睛,一脸精明相,“我猜他也拿过。”
    “爸,你说郑总监若是知道,怎么没开了陈敏呢?”
    “这就像很多助理会虚报打样的辅料钱是一个道理,单子都开出来了,难道公司还会为了几百块真正去市场核查。”余同道,“有些事情,其实大家心里有默契的。只要不过火,睁只眼闭只眼吧。”
    “那我不拿,是不是亏了?”小鱼咬着筷子尖儿道,“以前我出去买珠子什么的,也从来不会虚报,该多少就多少。我跟市场上的辅料商们都熟,许多打样的东西,一星半点儿的,他们都不收我钱的。”
    余同笑笑,“小鱼,有一句话叫做‘大智若愚’,知道吗?”
    见小鱼点头,余同方继续道,“其实,真正聪明的人与一些笨人,做的事情往往出奇的一致。而这世上,最不缺的就是不够聪明却偏自以为聪明的人。”
    “你觉得东泽对你好吗?”
    小鱼没有半分犹豫,认真道,“当然好,郑总监给我那么高的工资,还处处照顾我。”
    “要说东泽是看中你的手艺,其实并不需要给到你这个价钱。毕竟你还没成年,若是他给你三千块或是四千块,相信你也会做,毕竟这是一份稳定的工作。”余同瞧着锅子开了,就将盖子掀掉,给小鱼夹菜,一面说道,“东泽之所以会给你一个公道的价钱,就能看出,他是个相当公道的人。”
    “他有现在的地位,你得承认他的本事在你之上吧?”
    “这还用说?”小鱼戳个鱼丸搁嘴里嚼。
    “面对着一个公道,又比你有本事的人,许多小动作其实是多余的。”余同的侧脸在蒸腾的热气中有些模糊,声音却十分低沉动听,“比你有本事,就说明这人的智商肯定不在你之下,阅历又远胜于你。东泽白手起家,在业内摸爬滚打多年,设计部的那些小动作以及陈敏做的那些事,他一样样的都经过见过又怎会不知道呢?不过,做管理就是这样,水至清则无鱼。”
    “但是,在这一群贪小利以肥己的同事中,你不贪,就格外的突出了。你突出了,老板就看得到你。”余同正色道,“所以,你要记住,品行名声是比工资利益重要一千倍的东西。任何时候,你都不能忘了,将自己的品行放在第一位。只有这样,你才能在业内获得最长久的发展。”
    小鱼道,“我知道了,你放心吧,我怎么着也不能对不起郑总监的。”说着,小鱼又有些担心,“要是有人知道你以前的事儿可怎么办哪?”
    余同自若一笑,“这有什么,我还年轻,浪子回头金不换,有大把的岁月可以证明我的人品。”
    小鱼皱皱眉尖儿,心道,你有屁个人品,就知道天天打老子的主意!
    经余同的提点,小鱼一日日变得精神帅气起来。
    如今小鱼再不穿大三码儿的衣服了,他所有的衣服都是合身妥帖的,不会太贵,但质量绝对不差,舒服又得体。
    小鱼本身相貌中上,五官清秀,笑起来干净讨喜。而且,现在也不死抠儿了,偶尔还会买些零食给大家吃。其实小鱼本身不乐意这样花钱,无奈余同每每以“分家”做为威胁,胁迫小鱼点头让步儿什么的。
    这样做也并非没有好处,小鱼明显的感觉出来,公司里的人对他格外更好了些。这种好,并不仅仅是看在余同面子上,而是来自一种对小鱼本身的尊敬。
    就连陈敏偶尔向小鱼打听面料儿的价钱,小鱼不再像以前那样,不是实话实说,就是吱吱唔唔,连句搪塞都不会。小鱼总会笑嬉嬉地道,“跟以前差不多吧,就那个价。陈哥不是给过我底价嘛,照着谈,总不会错。”
    陈敏这才安心。
    到过年的时候,公司早早放假,年会上小鱼还抽了个大奖,一台立式空调,市价就有大几千块儿,高兴的小鱼睡梦里都乐出声来,还有郑东泽给他的红包儿,亦是不菲。
    小鱼鬼头鬼脑儿的对余同说,“我都打听过了,设计师的红包儿都没我的多。”
    本来父子俩早早的备好年货,都准备过年了。郑东泽一通电话叫了小鱼去加班,“朋友的礼服,实在推不掉,小鱼,手工你来做,争取一次过。”
    小鱼二话没说,跟在郑东泽后头忙活。
    女人的礼服总是精致而华贵,手工永远是大头儿。这样细致柔软的丝质面料儿,一颗颗亮闪闪的水晶钻,全部要手钉,小鱼足足钉了两天才算钉好。

分节阅读_45

- 御宅屋 https://www.123yuzhai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