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节阅读_13

当帝王穿成流氓 作者:石头与水

分节阅读_13

      郑东泽唇角勾起,眼睛弯弯,摆摆手做正人君子状,“你洗洗睡吧,我住客房。”
    “那个……客房大半年没人整理,卧室里我铺好床了。”
    “哦。”
    洪岩其实有些气馁,他与郑东泽自幼相识,幼稚园就在一起上的,一路到大学时共同创业,那感情说起来比兄弟还要亲密。
    近几年,解决温饱问题后,洪岩就一直有些烦恼。
    郑东泽自幼生得眉目清颖,脾气虽不大好,可是极招女孩子的喜欢,长到现在,一共谈了二十场恋爱。要问洪岩为什么记得如此清楚,他年纪比郑东泽大一岁,向来以郑东泽的哥哥自居,当然如今事实证明,俩人就是如假包换的堂兄弟。每次郑东泽谈恋爱,洪岩一双眼睛就堪媲美x光,凡郑东泽的恋爱对象,他都能找出诸如“虚荣”“不会照顾人”“眼睛太大”“鼻子太小”“整容过度”此类缺点,从而总结出这些女人实在配不上郑东泽的结论。
    洪岩是决不能允许自己的兄弟郑东泽吃亏的,所以在洪岩的干预下,郑东泽一直是单身。
    单身有单身的好处,随着生意越做越好,郑东泽接触的人更多,有一天,洪岩竟然从郑东泽的床上看到了个男孩子,当时差点吓出病来。没顾得上教育郑东泽,洪岩先把俩人弄到医院做全身检查。
    郑东泽气得跟洪岩打了一架,俩人三个月没讲话,不过最终还是洪岩获胜。洪岩相信自己代表的是正义和公理,郑东泽理当认错道歉。
    真实原因,郑东泽实在忍受不了每日千篇一律饭店订餐的味道,为了洪岩的好厨艺,郑东泽割地赔款,答应了若干不平等条约,洪岩才肯继续做饭给郑东泽吃。并且俩人买了门对门的房子,洪岩把人从头到脚管得严严实实,气得郑东泽欲求不满时就会拼命的调戏洪岩。
    洪岩其实也不大在意,反正俩人闹着玩儿,说心里话,给郑东泽占点便宜,也不是不能接受。最悲催的是,等洪岩接受的时候,人家郑东泽不跟他肯调戏他了。
    人家转移目标了,郑东泽的工作圈子本就美男靓女成群,在洪岩的严防死守下,郑东泽始终没能乱来,可始终跟那么俩三个人保持极其暧昧的关系,眉眼官司不知打了多少回,把个洪岩郁闷得直想吐血。雪上加霜的是,余小鱼又弄了个妖孽爹来,让郑东泽看对了眼。
    洪岩为郑东泽操碎了一颗老心哪。
    洪岩随便冲了个凉,吹干头发,忙了一天,他也累了。
    郑东泽还没睡,正拿着本杂志消谴,灯光下,一个低垂的侧脸竟然让洪岩觉得无比温馨。丝质的睡袍从肩的一侧滑落,郑东泽不若洪岩魁梧健壮,稍显单薄,洪岩侧身上床,伸手给郑东泽把睡袍拉到肩上,指尖儿蹭了蹭郑东泽的肩,冰冷清润,仿若上好玉石,洪岩没细体会啥要冰肌玉骨,他一路摸到郑东泽冰冷的手,念道,“怎么不把温度调高,大夏天的可别着了凉伤了风。”摸到遥控器调高温度,郑东泽拍掉他的手,毫不领情,“别乱摸。”
    “又不是没摸过。”洪岩抽掉郑东泽手里的书,拉起被子,“脚缩被子里去,不冷啊,手都这么凉了,脚还露外面。哟,该死的。”郑东泽直接把脚贴着洪岩的小腿取暖,真跟冰块直接贴腿上一般,洪岩知道郑东泽早就有气血虚的毛病,温度稍低,脚就冰凉,一直凉到半截小腿,尤其冬天更要人命,洪岩做了二十几年的天然暖水袋,深知其苦。
    郑东泽冰冷的身体已经自动贴了上去,微湿的发丝贴着洪岩的脸,郑东泽舒服的叹气,“小洪,你还记得小雯么?”
    “嗯,那女孩子啊,饭做得不错,会照顾人。就是身材不大好,身子长腿短,瞧着好看,都是化妆的效果,我查过,她还整过两次容,小时候有狐臭,做过手术。”洪岩马上能默出此女的资料。郑东泽闻言大惊,“咦,小洪,你不会暗恋她吧,怪不得一直看我们不顺眼。”
    “算了吧,那女的除了学历不错,做一手好菜外没别的优点,难道我眼光比你还烂?”洪岩道,“你怎么又想起她了,她给你打电话了?”
    “没有,我是想起,本来打算跟她结婚的,结果冬天一起睡觉的时候,她的脚比我的还冷,实在受不了,你又在一旁给我摆脸色,就跟她分手了。”郑东泽捏了捏洪岩的腰,叹道,“起码得找个热乎的。”
    “原来身体还不好,小冬他们的业务做得也不仔细了,竟然没查出来。”洪岩犹自庆幸,“幸亏分手了,要是个病秧子,以后谁伺候谁啊。”
    郑东泽失笑,“哪里有这么夸张。难道我是病秧子?”
    “你有我照顾,她能跟你比么?”相对于以往郑东泽身边儿的男男女女,余同的确出色太多,洪岩问,“你给余同多少工资?”
    “嗯,一月五千,怎么了?”
    “没事,总觉得你对余家父子挺照顾的。”虽然略高,也不算离谱。
    郑东泽双手叠放在脑下,“当然就这个职位而言,是给高了。何况余同没经验。不过,经验这东西后来能学来,我们下午拍了几张照片,开始他完全是个菜鸟,怎样在镜头面前摆pose都不知道,不过学得很快,很有灵性。再者,余同相貌的确好,不过最重要的是,很有气质,高贵雍容。气质这东西不是一朝一夕能养出来的,中午吃饭时,你看他的范儿,再对比一下小鱼,天上地下。唉,不知道,反正我完全不理解,反正这俩人从头到脚都看不出有血缘关系。这会儿在忙春装,男装倒不急,等订货会结束吧,小文一直想做个专访,除了女装,我想让余同拍几组照片一并宣传。他不但长得好,还非常上镜,小鱼说得没错,余同可以给服装增值。如果真得能合作顺利,后头一并男装宣传的硬照都让余同拍,余同是天生有明星相的人,可他现在还不算大明星,身价自然不能比。唉,不知道余同是个什么打算,老天赐给他这样一张脸,可千万别辜负了。这样算来,这五千块只是为了留住他。”
    “他本身的条件的确不错,”洪岩表示赞同,“我看他吃饭,就是在食堂里,感觉那谱比叔叔还大,他就不像平民出身。就是这个,我才有些担心。”
    “这有什么,你让小冬他们查查就好。”
    郑东泽只是随口一说,根本没放心上。
    12、第 12 章
    余小鱼发现公司的女孩子对他的态度正在悄悄的改变,言谈举止多了三分热络,话里话外敲着边鼓的打听余同。
    余小鱼心里暗骂余同招花惹草,自从余同踏进公司第一步,余小鱼称得上是严防死守,余同绝对没跟公司的任何一位雌性生物说过一句话,他就不明白是咋勾搭上的。
    “早结婚了,儿子都老大了。”余小鱼马上在设计部大肆公开余同已婚的事实,他生怕哪个女的脑子被驴踢似的看上余同。
    郑东泽正进来,似笑非笑的拍拍余小鱼的肩,“可不是,我作证,跟小鱼差不多大。”
    “怎么可能?大余哥看着也就比小鱼大个一两岁嘛。”
    “总监又在开玩笑。”
    “小鱼,你跟大余哥是堂兄弟嘛,长得不大像。”
    “行了,阿同后来会来公司的,有什么问题当面问他好了。”郑东泽耸耸肩,“别一副没见过世面的嘴脸。”招呼小鱼一并进去了。
    一关门,小鱼就跟郑东泽嘟囔,“怎么这群女人跟疯了一样,他就是长得好了点儿,没钱没势的。”
    “虽说不是每个人都买得起钻石,不过有机会多看几眼也是好的。”
    小鱼撇嘴,“钻石也是假的。”
    “唉呀,你对阿同这么没信心哪。”
    刚吃完饭,小鱼收拾了桌子,抬头看了郑东泽一眼,慢吞吞的说,“这随便一想,要是我爸有本事,我也不会出来打工。不过,他现在正想改好呢,也不能打击着他。还有啊,看他长那样就知道命犯烂桃花,我们公司女人又多,可不得防着点儿。”
    “嗯,阿同的确是长得太出众。”郑东泽倒了杯果汁慢慢喝,“不过,阿同很疼你是真的。眼不瞎的都看得出来。”
    “难道我对他不好?”小鱼心想这可不是废话么,余同又没别的儿子,再说,还不是他在家做牛做马的伺候余同么。
    “不过说来这些女人真是没眼光,怎么没人追求我呢?”小鱼怨念深重,“你看我长得也可以吧,又没不良嗜好,而且我常给他们帮忙,用着我时候‘小鱼哥小鱼哥’叫得亲热,怎么没人打听一下我有没有结婚呢?”
    郑东泽唇角抽了一下,咳了一声,“毛都没长齐呢,着什么急?”
    “郑总监,你初恋在什么时候啊?”
    “我?嗯,好像是小学吧,记不清了。”
    “哦,那时候你毛长齐了吧?”
    郑东泽“嘿”了一声,曲指敲小鱼的脑门儿,“臭小子,在这儿等着我呢。”
    小鱼弯着眼睛直笑,从抽屉里拿出一块四四方方的真丝,低着头敲边。不大的一块儿面料,长宽不过三十公分,小鱼做得很仔细,郑东泽道,“做什么呢?”
    “嗯,手帕。”昨天郑东泽收拾办公室,一箱子的零碎布头没处放,本来叫小鱼扔掉,小鱼觉得可惜,都搬自己桌子底下去了。“我爸说现在天热,容易出汗,他用不惯纸巾,我做两条手帕给他用。”
    郑东泽点头赞道,“小鱼,照这劲头儿,你很快就能致富奔小康了。”
    “承您吉言。”小鱼贫了一句。
    郑东泽越看越是赞叹小鱼的手巧,“比敲边机踩得还齐整。不过,真丝这样薄的面料也只有用手工敲边了。嗯,不错,做好了也送我两条。”
    “嗯,行啊,我给你做条丝巾,前几天那个朱什么的,来我们公司,脖子里围了条丝巾给你羡慕坏了吧?”小鱼道,“我看也就是真丝面料上扎染了几朵向日葵,好看是好看,也要不了2000块吧,杀猪也没这么狠的。”
    “现在长进不小哪,还知道扎染了。”
    “我还会给客人量尺寸了呢。”小鱼有些得意。
    郑东泽笑,小鱼相貌虽然不如余同,不过更加温和乖巧,让人一见就生亲近之心,他端茶倒水极是伶俐讨喜,不少高级订制的熟客都挺喜欢他,时不时还逗他几句。
    “对了,昨天你让我打样的,都弄好了,你看看成不成?哪里要改的?”小鱼摸出一个自己做的肩章,上面钉满了珠子亮片,还缀了一圈细链子做的流苏,很有重金属的感觉,极是华丽精致。
    小鱼就是对了郑东泽的脾气,郑东泽拖在掌中看过,“还行,等样衣出来,缝上去看看效果再说。”

分节阅读_13

- 御宅屋 https://www.123yuzhai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