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节阅读_1

当帝王穿成流氓 作者:石头与水

分节阅读_1

      《当帝王穿成流氓》作者:石头与水
    文案:
    魏晟这一生只能用悲催来形容了,他好不容易收拾掉那群野心勃勃的兄弟,等死了健康长寿的父亲,刚刚登基,龙驭九重,却不幸一朝穿越,附身流氓……
    当余同的智商与脸蛋儿成反比时,余小鱼瞧不起他,恨自己为何有这样丢脸的流氓爹……
    当余同的智商与脸蛋儿成正比时,余小鱼更讨厌他,恨自己为何有这样霸道的流氓爹……
    无数个夜晚,余小鱼都在想,他上辈子肯定烧错了香,摊上了于同这种人做父亲。
    此文涉父子乱伦,慎入!!!
    内容标签:强强 灵魂转换 古穿今 不伦之恋
    搜索关键字:主角:余小鱼,余同(魏晟)
    编辑评价:
    魏晟很悲催,好不容易收拾掉野心勃勃的兄弟,登基做了皇帝,却一朝穿越到现代,成了被打伤了腿的流氓余同,幸好有儿子余小鱼收留在家。尚未成年的小鱼辍学务工,在市场上给别人做珠花为生。没想到被大公司设计总监看中,破格招了进去。公司更是把余同也请了去,做模特,而余同像是换了个人儿,竟开始认真的做起这份工作来…… 精美的绫罗绣品,巧夺天工的服装设计,职场中的明争暗斗,在文里表现的淋漓尽致。前世在宫廷里勾心斗角的心思,如今全都被余同用在讳忌莫深的职场之上,尔虞我诈好不精彩!穿越而来的余同带着与生俱来的帝王气质,不再是沾花惹草无事生非,更是对余小鱼提点有加,令之前对他鄙夷三分的儿子也越来越得意有这个爸爸了。
    1、家有不孝子
    “你们还要不要接着打?”
    “今天算他运气……把骗我妹的钱交出来!”
    “他要有钱,也用不着出去骗了。你们知足吧,他这回骗得是财,像对我妈,连财带色都不放过……要是不解气,你们就再打他一顿,不过悠着点儿,打死了可是杀人罪,要蹲大牢的。”
    “青哥,帮我把我爸抬屋里去吧。”
    ……
    魏晟模模糊糊的只听到这几句话,想睁开眼睛却觉得眼皮似的千斤重,身体连一个指尖儿都动不了,他这是在梦里吗?
    不,不是梦,身体在被人移动的感觉很清晰,可是他动不了,难道有人劫持圣驾?
    怎么会?
    谁这样大的胆子,怀恩那个狗奴才呢,御前侍卫呢?都不要命了吗?
    魏晟很快陷入昏迷,他真正的清醒是在傍晚。
    余小鱼正坐在床边儿做手工珠花儿,虽然是男孩子,不过余小鱼的手非常灵活,当然这也是为生活所迫,自从奶奶去逝,跟着这么个专门作流氓骗小女孩儿的爸爸,要是没点儿生活技巧,估计余小鱼早就饿死了。
    做得久了,脖子有些酸,余小鱼站起身,一面扭着腰,一面自己轻敲着后颈,酸痛很快缓解,余小鱼舒服的伸了个懒腰。
    魏晟清醒后的第一眼就是看到一位短发少年对着窗外舒展身体,他没来得及欣赏其他,马上两个字映入脑海:短发!
    怎么可能有人留短发,身体发肤受之父母,谁敢轻毁?这是大不孝!
    不!
    接过来更让魏晟震惊,这位少年是谁?衣着奇异不说,还极有伤风化的裸露出胳膊大腿,这,这是在哪儿!
    魏晟心中翻江倒海,脸上却无丝豪变化,只是抿着唇沉默,眼睛在这房间的四周打量,几乎可以用家徒四壁来形容,除了他身下的床,床上摆了个四方的柜子,柜子上放了一只劣质茶杯,头顶悬了根长管形的东西,他不认得。还有靠墙一溜长柜,条柜上是挂着一只长方形的物件儿,他也不认得。
    这是在哪儿?魏晟不敢说话,他被劫持了吗?
    余小鱼转身见他爸竟然盯开眼,吓了一跳,心中却没什么好气,鼻子里哼了一声,“醒了就说话,玩儿什么深沉呢!”
    声音很耳熟,魏晟确定自己不会记错,他昏迷前听到过。
    魏晟仍然没有说话,手从单子下抬起来,很细腻的一双手,不过,手心没有习武留下的薄茧,右手中指关节处也没有长期处置公文磨出的厚皮,他很确定,这双手,不是自己的!一阵寒意陡然自脊背升起!
    究竟是怎么回事!
    魏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不过他直觉发生在他身上的事极诡异难以解释,魏晟的第一反应就是借尸还魂。
    可自己怎么到这儿的呢?难道是有人行巫蛊谋害于他!
    这些并不是当务之急,当务之急魏晟不知道要怎样跟眼前一脸冷笑的少年解释,他也不想解释,若是叫人知道他是借尸还魂,还不得活活烧死才罢。
    所以,魏晟决定装傻了,他皱着眉毛,一脸茫然的问,“这是哪儿?你是谁?”
    哪知少年根本不理会他,粉色的唇角勾起一抹似笑非笑的嘲弄,“哟,这回不装脑癌,改失忆了?装吧,你就装吧,你就是装成植物人也休想从我手里骗走房子!这房子是奶奶留给我的!给你住你就知足吧!”
    余小鱼满肚子的火,呯的一声关上门,再多看于同那张可恶的脸一眼,他真怕冲上去挠两把出气。
    连人家小女孩儿的学费都骗,这叫什么人哪?
    本以为于同断了腿能消停几天,哪知就是躺在床上也能电话里耍流氓,只是这次没把小女朋友招来,倒招了一群莽汉。于同是个软弱的人,他除了长得好些,会打扮,花言巧语骗骗小女生,其他没别的本事,挨打上也不行,一拳就过去了。
    余小鱼早下定决心,一分钱都不会再替于同还,这是无底洞,若是房子都给于同骗走,日后于同仗着漂亮还能傍个富婆,他可就得流落街头当乞丐了。
    余小鱼去厨房叮叮当当做饭,魏晟有些懵,看来他借的这尸名声不大好。还有这个孩子,声音很熟,联想到昏迷前听到的对话,魏晟推测出他们应当是父子关系。
    父子!
    魏晟不知道该用什么语言来形容此刻的心情,震惊或者愤怒,不,他的大脑一瞬间竟然转不过来,怎么可能是父子呢?
    儿子敢这样跟父亲说话!
    啥叫父为子纲啊!更不要说父叫子亡,子不得不亡了!
    眼前这情形完全是逆反着来的吧!
    子为父纲了!
    魏晟不知道这个世界是不是都这样,还是唯独少年如此?怪不得会断发呢?跟自己的父亲这样说话,他眼里还有谁呢?
    便是魏晟也不由感叹自己运气实在够背,借了一具穷尸,还摊上了个逆子!
    这屋子不大,很快魏晟便闻到饭菜香,他有些饿了,就听外头一声叫唤,“喂,吃饭!”
    因一人在卧室,魏晟的脸上浮起淡淡的怒火,这句话翻译过来便是一句名言:嗟,来食!
    魏晟彻底愤怒了,羊跪乳、鸦反哺,畜牲都知父母恩重,啥叫畜牲不如,他算见识到了!魏晟火焰一般的眸子盯着房门,手一捞床头柜上的茶杯,就等着余小鱼进来,他替天行道呢!

分节阅读_1

- 御宅屋 https://www.123yuzhai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