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

逃亡艳旅 作者:不详

(八)

      逃亡艳旅 作者:不详

    (八)

    逃亡艳旅 作者:不详

    (八)

    嗯!有些事情老子可以命令她们来作嘛!当然,不能一开始就命令她们厥起屁股来给自己肏,事情是要循序渐进的嘛!先从小的地方一点一点敲碎她们的外壳,最后才是直捣黄龙!嘿嘿嘿!满有意思的嘛!这种游戏老子还没玩过,难得有着么几个好女人,既然不想上过了就拍拍屁股走人,那就好好陪她们玩玩!

    “琼娘,现在哥哥让你喂我吃早饭,怎么!不愿意吗?”天勒捏了捏怀里琼娘的ru头问道。琼娘现在虽然没有哭出声音,眼泪却也流得淅沥哗啦,再不给她分分心恐怕她要陷入更深的自哀自怜之中!

    “不!不是的!奴家会好好服侍天勒大哥。”琼娘听到天勒的声音里似乎稍有不悦,身子一震,赶紧用袖子擦了擦泪水,收拾心情专心的服侍起天勒,多年风俗习性让女人对男人的每一丝喜怒哀乐都敏感异常,天勒带着明显命令的语气让她立刻抛开了感叹自己命运的愁苦,这里的女人啊!有时流泪都是一种奢侈的事情。

    忍受天勒的抚弄带给自己的酥软,琼娘拿起木勺浍了一勺肉汤轻轻的吹凉送到天勒的嘴前,天勒摇摇头“抿到嘴里,然后用嘴喂给我!”

    琼娘睁大眼睛,惊讶的看着天勒!“这天勒大哥也太会折腾人了,虽然自己不能拒绝他的命令,但这样也实在是太羞人了!”

    琼娘眼中露出哀求的神色,天勒嘴角挂着一丝邪邪的笑容,坚定的摇摇头,明摆着没的商量!

    琼娘终于还是将木勺慢腾腾的挪到了嘴边,含了一口肉汁,颤抖着凑向天勒的嘴唇,脸却红的像要燃烧起来一般。女人真是奇怪的动物,你抱着她摸乳探阴,就算弄得她下面汁水横流,她也可以将脸藏起来当身体不是自己的一般自欺欺人任你摆布,可你要让她主动凑上樱唇献上轻轻的一吻却能让她羞得全身火热!

    琼娘坐在天勒腿上,身体略微高过天勒,天勒微一仰头,琼娘的樱唇已经由上至下轻轻触在天勒的唇瓣上,天勒大嘴一张将琼娘小巧的双唇嗪在口中,舌尖轻挑荆娘含着肉汁紧闭的唇缝,手中捏住琼娘的一颗ru头稍稍用力一搓!琼娘一声呻吟,一半肉汁漏入天勒的口中,一半却滑进了自己的腹内!

    趁着琼娘失神的一刻,天勒的牛舌已经犁庭扫穴般闯入荆娘口中,与琼娘下意识中舔挑相迎的丁香缠作一团。琼娘全身剧振想要向后躲开,天勒早就抽出一只手,安在琼娘脑后!一阵销魂蚀骨的滋味传来,琼娘彻底迷失在天勒的热吻之中!

    半晌,天勒才放开星目迷离的琼娘,待琼娘深吸娇喘了一会,天勒下巴向餐桌一挑“继续!”

    这一顿饭吃了足有半个多时辰,琼娘经过开始的羞涩生硬,到后来的火热娴熟,竟也沉溺在这亲昵的气氛之中,只是不时被天勒弄得细喘轻吟,等天勒吃饱,琼娘竟也饱了大半!

    天勒肚子是饱了,可下面却被怀中火热扭动的琼娘撩拨的欲火高涨,琼娘看到天勒吃饱就想起身。她也舍不得天勒的怀抱,虽说天勒是在让她服侍,可天勒温柔的抚捏,霸道的舔吻,就连不时嘴角勾起的那丝坏坏的笑容都让她心迷神醉!拥着天勒结实的腰身,琼娘体会着这份镜花水月似的幸福心中即痛且慰,直想自己就着样立刻死去,好让这份幸福伴随自己直到永远!可臀腿间天勒那根坚硬火热的事物却一下提醒了她的身份!

    琼娘挣扎着想要起来,天勒却将她牢牢按住嘿嘿笑道:“琼娘,哥哥下面还有张嘴没有喂饱,不知你要怎样服侍啊?”

    “天勒哥哥,奴家真的不敢害了哥哥,求哥哥放过奴家吧!”琼娘抬起凄哀的俏脸,眼中泪水盈盈的哀求道。

    看着琼娘可怜兮兮的模样,天勒只觉欲火一下子烧到了顶门!娘的!刚才是谁说的不想用强的,是俺吗??!俺收回那话成不?!这小女人的样子太他妈想让俺欺负她一下啦!那些变态的死老头果然也是很他妈会玩的!!

    不行!俺他妈现在还不是死老头子,立刻上了琼娘也不过爽在一时,要是今后她们总是提心吊胆,虽时等待大难临头的样子,那老子还能有什么乐趣!勉强压下把琼娘就地正法的冲动,天勒却也不肯就着样放过琼娘。

    “好!哥哥答应不破你的身子,不过……”天勒拉了个长音,欣赏着琼娘脸上的表情由松弛下来,又紧张起来的变化。

    “用你的小嘴给哥哥放出来怎样!”天勒抓着琼娘的一只小手按在腿间隔着裤子凸起的粗大事物上。

    “啊!”琼娘摸到天勒粗大的yáng具心中一惊,在村中作女儿家的时候,不是没有被村中的少年人堵到无人之处,虽然不敢真的坏了她的身子,但被迫用手给人撸到爆浆的事情可没少做过,甚至还被插进过小嘴里喷射。这里所有的女孩在婚前发育后对男人的yáng具都不陌生,越是漂亮的女孩接触过得越多。天勒的大家伙可是她从来没有碰到过的(堵女孩的男人可不单单是未婚的少年,成年的男子一样有机会堵到就不放过,只是堵到妇人和堵到女孩发泄的方式不同罢了,而堵妇人的男人也不乏少年冲动的小家伙!——他妈的!真是男人的天堂!)。

    琼娘犹豫了一下,终于解开天勒的裤子,释放出的粗大男根猛地弹跳出来打在琼娘的脸上,琼娘俏脸一红,张开小嘴含住了前面怒挣的肉冠。

    “以前接触过的男人,也没见到谁走了霉运!也许天勒哥哥只要不闯进自己白虎的下身,就不会克到他的命格吧!”琼娘为自己找了个似是而非的借口,终于安心的服侍起天勒!也许女人为了服侍自己喜欢的男人,总会找到这样那样的借口吧!

    天勒闭着眼睛坐在椅子上享受着琼娘专心的服侍,只是琼娘虽然用心,但技巧实在一般!以往琼娘都是被人捏着下巴顶进嘴里一阵耸挺,让琼娘除了恶心窒息毫无其他感觉。除了知道不能用牙齿来咬,琼娘根本不晓得如何让男人更加舒服,一边抬眼瞄着天勒的表情,琼娘一边活动唇舌寻找天勒敏感快乐的地方。

    门外传来声音,天勒抬眼看去,梅娘和荆娘已经忙完了手中的活计,正在收拾东西。没一会梅娘和荆娘推门进来。

    看到正跪伏在天勒两腿间起伏含允的琼娘,两人一惊!天勒一抬手制止了两人就要冲出口的惊叫。

    “来,荆娘,教一下琼娘怎么服侍男人!”天勒招呼荆娘过来,荆娘看看妹妹又看看天勒,老实的走了过去在天勒身前蹲下。昨晚她就见识过了天勒的威势,天勒要作的事情,她哪里还敢阻止!况且现在琼娘不过是在给天勒含唆,琼娘虽没破身但作女儿家的怎会没经过这样的事情,而且白虎之身不见得就是人人相克,娘亲以前在村中时,在野外被人推倒的时候还少了,若是人人相克,那村里得死掉多少男人啊!

    梅娘进来看到琼娘的样子,吃了一惊,刚要惊呼制止,却被天勒抬手堵在了口中,多年服从男人的习惯让她不敢再说些什么。看到荆娘也被天勒叫去服侍,梅娘站在门口竟不知该如何是好。天勒看了看站在门口有些手足无措的梅娘,招招手让她过来,梅娘巡缩的走到天勒身边,刚想说点什么,天勒大手一伸将梅娘搂了过来靠在身边,抬手握住了她的一只乳房。

    梅娘这下真的慌了,伸手推着天勒用力挣扎,可她那点力气对天勒来说无异于蜻蜓捍柱,她又怎推的动身高力大的天勒!

    “天勒,奴家已是花枯叶黄之人,而且是不祥的白虎之身,碰不得的!快些放了奴家吧”梅娘挣扎不动只好苦苦哀求。

    “谁说你花枯叶黄?让荆娘她们评评,若站在一起不说辈分,哪个不当你们是一家姊妹?!你说的白虎不过是下身无毛而已,我们山中族人中多得是这样的女人,也不见谁克了自己的男人,这纯粹是乡民愚昧的说法。我是不信的!”天勒口中说着,手里一点不闲,梅娘的乳房屁股早已捏摸了个遍。看梅娘一脸的不相信,心中暗道:“看来得找个机会带几个美女造型得智能机器人过来扮自己的族人,科学院的老家伙们都是变态,这些机器人不论男女下身都是光溜溜的,现在正好可以让梅娘她们见识一下,就算一时改变不了她们的想法,至少让她们看到有些事情并不是绝对的!”

    “别不相信,今日我就回去,没准过些日子真的带几个来给你瞧瞧!”天勒说着,却没注意到梅娘已经白了脸色。

    “你……真的今日就要走吗?”梅娘颤声问道。天勒这才注意到下面琼娘的嘴也停了,连荆娘在琼娘耳边小声的叮咛指点也没了声息!

    天勒救了荆娘,带着猎物来到这个家中,给这个家带来了新的希望。梅娘暗示荆娘带着藜娘服侍天勒,虽是为了报恩,却也不乏希望天勒留下的意思。

    蝼蚁尚且偷生,面对残酷的环境梅娘一家多希望天勒这样的男人能留下来支撑起这个家的生存,最不济也可以将藜娘带走!只是藜娘心智低幼,男人玩玩尚可,有几个肯带回去不能帮着拾辍家务还要分心照顾的!更不要说带上梅娘和琼娘两个累赘!一个女人可以干的事情,谁会养活三个?!

    “天勒……”梅娘声音苦涩,没想到这么快就到了面对的时刻,哪怕是虚假的安全也多希望能延长一下啊!

    “奴家知道藜娘配不上你,可藜娘智力低幼,独自无法生存,奴家和琼娘也不知能照顾她多久,求天勒怜惜,不要抛弃于她,慢慢调教藜娘还是可以拾辍一些家务,而且替你生养绝无问题,求你收留她吧……”梅娘说完缓缓跪下泣不成声!旁边的荆娘和琼娘同时流下泪来。

    天勒心中一紧,却硬是绷住,现在不可表态,还要探明她们的意思“若是我带走藜娘,你们两人怎办?”

    “奴家和琼娘乃是不祥之人,在这山中挨一日便是一日,便是在这山中枯朽也不敢求人怜悯,怕是害了旁人!”听到天勒似有带走藜娘的意思,梅娘稍稍放心,至少不是最坏的结局!至于自己和琼娘以后的生活也只能听天由命。

    “不行!”天勒深吸了一口气,梅娘等人闻言剧振,面如死灰!

    “我已父母双亡,独自居住,若带藜娘回家,我进山中狩猎一去数日,藜娘饿了谁来给她做饭?迷了路途谁来寻她回家?”天勒盯着梅娘缓缓说道:“所以,我娶藜娘,你们二人必须同时作我的女人,我离开家中时你们好互相照顾。”

    “还有!”天勒打断张口想要说话的梅娘“不要拿什么白虎之身来说辞,我不信这个!你们三个私下里是姊妹、母女,在我面前就只是我的女人。”

    其实天勒心里说得是四个,荆娘当然也是不能放过,大不了掳上山来,谁敢来讨放狗咬走就是!

    梅娘也终于领教了天勒霸道的气势,心里即喜且慌!喜得是天勒有情有义,不但不抛弃藜娘,还不嫌弃自己和琼娘!慌得是天勒现在摆明了要将她们母女兼收并蓄,母女共侍一夫,在天勒的霸道下,她根本没敢将这个当成问题,但前两个丈夫都是死在自己身上,使她对自己的身体即恐惧又憎恨,若自己真的不祥再克了天勒的命格那她可是百死不足赎其咎,天勒打动的可不止是自己三个女儿的心,只是她一直不敢往这个方面想罢了!

    (八)

    (八)

(八)

- 御宅屋 https://www.123yuzhai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