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0

纪笙 作者:纹刀

分卷阅读10

      纪笙 作者:纹刀

    分卷阅读10

    都在一起那么久了,我当然是向着震宇说话了。”

    我能想象得到,当时震宇肯定很伤心,“我们就这么分开了?”

    “哪那么容易,当时你和震宇闹了很久,你想分手,震宇不肯,过程我也记不清了,反正到最后震宇还是妥协了,然后你和震宇分手没多久就和那个女人结婚了,第二年孩子都出来了。”

    “震宇……”

    “那段时间,震宇找过我。”

    “他找你做什么?”

    “还能做什么,失恋的人就是想找个人聊聊天喝喝酒呗,他说他恨你,恨你怎么可以这么狠心,但是他又爱你爱的无法自拔。”

    我低下头,额头抵着膝盖,我忽然知道了有些事情比一无所有还惨,我好想见他。

    “震宇他……他现在……”

    “震宇当时是挺伤心的,不过大概过了两年他就有新的男朋友了。”

    听到震宇有男朋友我是应该感到轻松的,毕竟他走出了失恋的阴影,开始获得幸福,但是我的心好疼,就像有人用筷子使劲戳似的。

    “这样啊……我想见见他。”

    “你想见他啊,可是我和他也很久没有联系了。”

    “…………”希望又断了。

    “你个死老头子要在这里坐多久啊!回家吃饭了!”

    我的头顶突然传来一声怒吼,我抬起头,原来是李江阳的女儿。

    “啊!”纪江阳的后脑被重重的拍了一下,我在旁边听的都疼。

    他女儿拉着李江阳的衣领就往回扯,李江阳的脸都被勒红了。

    “我回去!我这就回去!你别拉我啊!啊!”

    李江阳的头又被打了,声音清脆,却刺到了我的心,做女儿的应该这样对待自己的父亲么?

    也不知道是他女儿力气太大,还是李江阳的体重太轻,李江阳几乎是被她拖着拉走的,我看到李江阳的裤子有很多洞,这些洞会不会就是这么造成的?

    我用自己最快的速度站起来喊道:“你这个做女儿的怎么能对你父亲这样!”

    “你谁啊!我们家的事跟你有什么关系。”

    “我是你爸的朋友,你这样对你爸爸,会遭雷劈的!”

    她放开李江阳冷笑,“呵呵,我还希望现在能有个雷劈我呢!我死了就不用伺候他了!”

    “你什么意思?”

    她指着李江阳说:“他,李江阳,五年前,大半夜的他非要和一群老不死的出去喝酒,喝酒就算了,还跟人打起来了,结果两条腿让人打折了。”

    我看到她越说越激动,甚至哭了出来。

    “他已经在床上瘫了五年了,我伺候他五年了,是个人都会累的!”

    我才发现从刚才到现在李江阳就一直没有站起来过,原来这就是她为什么要拖着李江阳回去的原因。

    “那你也不能这样对他啊,他始终是你父亲。”

    “你爸没瘫你当然这么说了!”

    “我……”

    李江阳的女儿指着李江阳喊道:“李江阳!我恨死你了!”

    说完她转身跑了,留下我和李江阳大眼瞪小眼。

    我走过去将他扶起来然后坐到他身边,“你没事吧。”

    李江阳只是摇摇头不说话。

    “不好意思,我不了解什么情况就跟她吵。”

    “算了,她也照顾我这么久了,有点情绪是应该的。”

    “那现在怎么办?她走了,要不我找人把你送回去吧?”如果我再年轻几十年,我肯定会把他背回去,但是我现在的身体没比他好多少。

    “你不用管我,我在这坐会儿。”

    “那我再陪你坐会儿吧。”

    “嗯。”

    于是我们又坐下来聊起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我的腿和屁股几乎没感觉了。

    李江阳看出我有些不舒服,“纪笙,我发现今天的你有些不一样,但又很熟悉。”

    “怎么说?”

    “我也说不上来,我就是觉得,你好像回到过去的你了。”

    “过去的我?我一直不都是这个样子么?”

    “至少现在的你和与震宇分手时的你就不一样。”

    “是吗……”我明白他说的“回到过去的你”是什么意思了。

    “今天就聊到这吧,你快回去吧。”

    “可是你……”

    “我不用你陪,你也不用担心我,我不是小孩,又不是女人,还能有人拐卖我么?就算碰到人贩子,他们也不会要我这么大岁数而且还残疾的人。”

    “我不是怕你丢,我是说你女儿她……”

    “你说她啊!没事的,你快回去吧。”

    “真的不用我陪你么?”

    “真的不用,纪笙今天谢谢你。”

    “谢我什么?”

    “我已经很久没跟人聊天了。”李江阳笑了,我能看出他的笑是发自内心的,但是我却很难受,一个人到老了都是这样么?

    “那我走了。”

    “有空再过来。”

    “嗯。”

    我转身走的很慢,过去的回忆在眼前闪过,我什么都抓不住。我站在路旁等车,脑中一片空白,忽然间我想再看看他,我回头看到李江阳还是坐在那里,但此时他身边多了一个人,她回来了。

    我看到她抱住李江阳哭了,李江阳的脸上满是溺爱,他摸着她的头发,同时嘴里说着什么。

    “怪不得不用我陪呢。”看来是我想多了,并不是每个人的情况都跟我一样。

    我在回来的路上一直为自己被命运玩弄感到悲哀和难受,直到我看到站在养老院门口一脸着急的纪凌月时,我终于不再难受了。

    ☆、牵挂

    我回到养老院的时候,发现老王的床位是空着的,我问张护士才知道在我住院的时候,他已经走了,他走的很突然,脑出血,人一闭上眼睛就没了。

    我对老王的记忆还停留在他帮我出养老院的时候,现在想想他就像个孩子。

    直到他离开,我都不知道他的名字,我是问护士才知道他的名字,他叫王正,听护士说以前他经常和我下棋,每次都输给我,还吵着说不再跟我下棋,但下次还会找我。

    我本以为在我人生最后的这段时间里能有个朋友陪陪我,但是他竟然先走了。

    这天晚上我和同屋的老李老刘躺在床上准备睡觉,他们一个在听广播,一个在看报纸,那个活跃气氛的人不在了,屋里自然就显得冷清。

    没多久那两人睡了,我把头顶的夜灯打开,拿出纪凌月带给我的照片,都是我年轻时拍的,照片上是我的脸,可我竟然感觉到非常陌生。

    我在地府这段时间到底是谁在接管我的人生呢?现在想想与其说是接管我的人生,不如说应该是在毁灭我的人生。

    我拿起一张和妻子的结婚照,我的妻子长得并不是很漂亮,但是气质很好,她微

    分卷阅读10

    -

分卷阅读10

- 御宅屋 https://www.123yuzhaiwu.com